猫眼电影 > 偷鱼贼
偷鱼贼海报封面图

偷鱼贼

Tou yu zei
动作
1988中国大陆上映 / 90分钟
看过看过
简介

剧情梗概 黄昏,江边小酒铺外,一面紫红色的酒旗迎风摇曳。 小酒铺的院墙上贴着一张撕碎的公告,上面写着“严禁在产卵期捕鱼。” 水上警察老水鹞子喝完酒,踉踉呛呛地走出小酒铺,他身后跟着小酒铺的老板娘白漂儿。白漂儿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寡妇,脸庞俊秀白皙,脑后梳着个发髻,一双火辣辣的眼睛妩媚而撩人。 江边的柳丝在风中乱晃,正在巡视的老水鹞子仿佛听到了什么声响,警觉地朝岸边走去。突然,他被偷鱼贼设下的“绊马索”绊倒,几个彪形大汉从柳林中窜出,迅速用麻袋套住老水鹞子,对他拳打脚踢。随后,这几个大汉在他们头目大疤拉的指挥下,四面逃窜而去。 老水鹞子被打成了残废。他的儿子──小水鹞子接替了父亲的工作,决心整治这帮偷鱼贼。小水鹞子二十多岁,英俊精干,他自恃科班出身,对那些偷鱼贼不屑一顾。老水鹞子告诫他千万不可掉以轻心,还介绍了偷鱼贼活动的规律,并告诉他柳林屯的小酒铺是偷鱼贼的落脚点。 清晨,小水鹞子驾驶着摩托艇在江上巡视。大疤拉带领偷鱼贼正在江中偷鱼,看见小水鹞子过来,急忙弃船泅水而逃。小水鹞子将载着鱼的木船系在摩托艇后面拖着到江边。他走进小酒铺,酒铺里一个号叫“麻杆”的偷鱼贼正在喝酒,身边的鱼筐里放着几条大鱼。麻杆见小水鹞子到来,慌忙想溜,被小水鹞子制服。事后,他趁小水鹞子用尺量鱼时的疏忽,在白漂儿的帮助下,逃出了酒铺。等小水鹞子追出去的时候,不但麻杆和小木船没了踪影,连摩托艇也无法开动。原来,大疤拉等人趁小水鹞子进酒铺之际,划走了小木船,并在摩托艇的油箱里灌了沙子。 夜晚的小酒铺热闹非凡,偷鱼贼和鱼贩子在这里进行着黑市交易。在喧嚣的人群中,白天被没收了鱼筐的麻杆被冷落一旁。白漂儿要为他垫酒钱,这激怒了麻杆,他甩出钱来,说连在这里过宿的钱也一齐交上。一直暗暗恋着白漂儿的大疤拉听了大怒,把麻杆狠揍了一顿,并警告他以后不许再来沾白漂儿的便宜。 小水鹞子来小酒铺找白漂儿,想打听偷鱼贼的情况,可白漂儿守口如瓶,小水鹞子让她去劝偷鱼贼们改过自新,可白漂儿倒替偷鱼贼们抱不平。 偷鱼贼在小水鹞子的严密监视下,一连几天没法下网;于是托白漂儿给小水鹞子送去厚礼。小水鹞子断然拒绝了,只把现钞顶了罚款,开了收据。白漂儿十分佩服小水鹞子的廉洁和守信,说他“象个男人”。偷鱼贼们一听恼羞成怒,决定除掉这块绊脚石。白漂儿得知后,在大疤拉面前竭力为小水鹞子说情,大疤拉不但不听,相反醋兴大发。 无奈,白漂儿跑去给小水鹞子报信,小水鹞子对她说的表示怀疑。这深深地刺伤了白漂儿的心。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小水鹞子终于入了偷全贼们设下的圈套,他被倒吊在一棵大树上,饱挨了一顿毒打。当偷鱼贼们心满意足地离去后,小水鹞子摸出手枪向空中开了一枪。白漂儿听到枪声,知道出了事,赶紧赶来,她找到了昏死过去的小水鹞子,不顾一切地将他背回家。偷鱼贼们正好在小酒铺里歇脚,见此大为惊讶。大疤拉更是又恨又气,用刀威胁白漂儿,要她将小水鹞子弄出去;可白漂儿死活不从。 第二天,小水鹞子一清醒过来就回城去了。白漂儿却由此遭到偷鱼贼们的奚落和唾弃。他们不再到她这里来喝酒,连鱼贩子们也说这里成了水上派出所而不敢光顾,小酒铺顿时变得冷冷清清。 与此同时,江面上却热闹起来。自从小水鹞子被打后,江面上没有人管,偷鱼贼们便肆无忌惮地进行破坏性的围捕作业。满网满网的鱼使偷鱼贼们大发其财。 老水鹞子一向对白漂儿抱有成见,因此对儿子在白漂儿那里宿了一夜大为不满。小水鹞子竭力为白漂儿辩护,还准备等伤稍好一点就回渔村去。老水鹞子听了更是气愤,认定儿子是给白漂儿迷住了。 小水鹞子决心要抓大疤拉及其同伙,他向白漂儿打听情况,可白漂儿还是推说不知道。小水鹞子对白漂儿的举动疑惑不解。 为了报答白漂儿的救命之恩,小水鹞子将没收来的鱼给白漂儿送去。却无意伤了她的心。小水鹞子终于领悟到白漂儿的一片真情,于是他向白漂儿道了歉,并劝她离开这个愚味、落后的小渔村,跟他到城里去。白漂儿陷入了矛盾之中。 大疤拉看到白漂儿和小水鹞子在一起,又气又恨。他找到白漂儿,要她跟他离开这里,干什么都行,可白漂儿拒绝了。 白漂儿决定跟小水鹞子去城里。临走时,她到死去的丈夫坟上祭奠,结果遭到大疤拉的劫持。小水鹞子听到白漂儿的哭叫声迅速赶来,认出了大疤拉就是那个晚上带头打他的偷鱼贼。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于是一场恶斗开始了。在一旁的白漂儿不知应该帮谁好。最后,小水鹞子终于开枪打伤了大疤拉,并把他押送到派出所。紧跟而来白漂儿为大疤拉细心地包扎伤口,并劝他以后不要再偷鱼了。大疤拉对白漂儿说她去城里兴许是对的,还说:“若是过得不好,你就回来,这里的鱼,这里的水等着你。” 摩托艇在江中飞驰,白漂儿呆呆地望着岸边,嘴里喃喃自语:“真的要走了吗?我总觉得心还在这里……”绵绵的江水,密密的柳林,青青的苇丛,翩翩的江鸥,千回百转的大江,白漂儿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她叫小水鹞子把摩托艇停下,然后她紧紧抱住小水鹞子,吻了吻他,随即翻身跳入江中,奋力向岸边游去。 金色的云霞,金色的江水,金色的女人。 白漂儿在江水中奋力游着,她劈开的两道波纹,成了一个大写的人字…….

影视行业信息《免责声明》I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1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