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电影 > 资讯正文

漫改剧,究竟行不行?

Vlinkage
 86 次阅读

近日,备受瞩目的《长歌行》终于豆瓣开分,6.4分的口碑中规中矩。这部知名国漫+顶流演员+一线班底的头部大女主古装剧,诞生之路从未太平。

从立项备案被历史粉抵制举报,到选角被群嘲,再到定档一波三折。如今面世了,却还要遭到水军刷恶评和出现卖资源的黑热搜。

这一切的“原罪”,很难简单下定论。不过从根源来看,漫改剧或许是引发蝴蝶效应的导火索。卷入《长歌行》舆论场的历史粉、漫画粉、剧粉、演员粉、黑粉合力,影响着路人对这部剧的观感。


但实际上,漫改剧早已非新鲜剧种,上一个“真香”的是半年前播出的根据日漫改编的《棋魂》,豆瓣评分一路上涨至8.8。即便如此,顶多算是圈层爆款。

从孵化阶段就面对各种争议的漫改剧,过硬质量是解锁逆袭副本的关键,这毋庸置疑。可要想出圈,就不得不借势,于是流量艺人、高国民度演员纷纷上阵。然而漫改剧与演员有时难以相得益彰,甚至还会互相反噬。

归根结底,是内容层面出了问题。那么,漫改剧通常有哪些改编方式?圈层爆款已有代表作,但全民爆款寥寥,漫改剧又该如何出圈呢?

改编方式的“四大象限”

漫改剧,意指改编自漫画或动画的影视剧。古早沉浸在纸质漫画的读者在互联网浪潮推动下,不约而同聚集在了各大动漫网站,还被冠以二次元人群的名头。

一方面由于中国泛二次元用户人数的猛增蕴藏巨大的商机,另一方面由于视频网站加重自制剧比重的内容布局,被粉丝经济催生的漫改剧迎来风口。

换言之,漫改剧在一开始就自带流量,而且面临动漫与影视剧不同艺术载体如何转化以实现IP联动的难题——这也为项目开发埋下容易暴雷的隐患。

若按性别,漫画可分为主打男频的热血漫和主打女频的少女漫,漫画的类别进而会决定漫改剧的题材。于是,古装武侠、奇幻、玄幻、科幻成为男性向漫改剧的主流,古装+都市爱情、青春成为女性向漫改剧的表达切口。

不同题材的漫改剧,改编思路也大相径庭。从网络端漫改剧“第一爆”《画江湖之不良人》播出至今的近五年,先后有《镇魂街》《端脑》《快把我哥带走》《火王》《热血同行》《棋魂》《长歌行》等30余部漫改剧面世。从其可窥见这类剧大致的改编方式。


一是还原国漫精神内核并适度进行二次创作,这也是目前漫改剧主要的创作趋势。比如《长歌行》延续了漫画中女主角李长歌的励志人设,但对男主人设做了微调,由漫画里不擅长汉文的阿史那隼变成剧中精通汉语的阿诗勒隼,为的就是可以跟女主和观众无障碍交流,以利于发展感情线和降低观看门槛。

同时又让男女主提前于漫画相识,并让男主早早发现穿男装的女主实则女儿身,有助爱情线的铺垫。而配角阿窦的人物故事线也有所改动,漫画里朔州之战李长歌被俘,阿窦却逃跑了,但剧中直接用阿窦壮烈牺牲的高光戏推动女主角成长。


二是对留白颇多的条漫大量扩充内容,增添剧作饱满度。比如网剧《快把我哥带走》规避了条漫故事零散的短板,在通过还原人设、服化道和故事精髓的基础上,原创了一条贯穿全剧的故事线,使得剧作完整流畅,兄妹情感人至深。

三是取材漫画并适度剥离,创作出一个新故事。但这容易引起口碑两极化。改编自《艳势番》的《热血同行》用青年保家卫国的故事传递正能量,获得豆瓣7.1分。改编自《涩女郎》的《爱的理想生活》即便有“视后”殷桃坐镇,也难逃被魔改的反噬。更不用说《火王》《秦时明月》这些完全与漫画两个样的扑街漫改剧。


四是对舶来品的本土化。根据同名日漫改编的《棋魂》凭借热血的情感内核、具有本土化特色的场景、创建鲜活的人物群像和中国式情感表达这“三板斧”实现口碑逆袭。反观改编自韩国漫画《狂野少女》的《甜蜜暴击》,却因为陷入悬浮的误区被封“玛丽苏之耻”。


当然,在这四大象限里的漫改剧,并非完全割裂,有时改编方式也会相通。

破壁or出圈,各有方法论

漫改剧的雷区,无非魔改毁IP消耗漫画粉情怀、演员与角色有违和感致使观者难以代入、中二情节照搬荧屏显尴尬、五毛特效辣眼睛云云,老生常谈,不再赘述。

而剧集审查枷锁、新媒介语境提高解读门槛等外界诸多难关也在影响漫改剧的命运,让这类剧种陷入破窗效应。

如今,摆在漫改剧面前亟待解决的,除了避雷开发,还有如何打造现象级作品的新课题。毕竟漫改剧发展至今,击穿次元壁的圈层爆款已有,如《棋魂》《端脑》,可归纳出一些行之有效的破壁改编方法论,但真正出圈的全民爆款却几乎为零。

打破漫画到影视剧的次元壁,或许通过在源头选择有可操作性的漫画IP并在改编时尽量平衡“漫感”与真实感,还原原型人物、主故事线和名场面,忠于漫画原作精髓的价值观表达,采用生活化的叙事手法引发观众共情,将漫画中一些画面用动画替代或者让漫画人物与真人相结合的创新视听语言等方式就能达成。


相比起来,出圈更难。

漫改剧能否出圈,关键取决于核心圈层粉丝的向外扩张战斗力,即:片方的营销宣传策略能激发粉丝多大程度的主观能动性去自发参与到对剧集的二度创作中,继而吸引既定圈层外的人关注。

基于亨利·詹金斯所著的《文本盗猎者:电视粉丝与参与式文化》里的观点——粉丝喜欢穿梭于音乐、电视剧、小说等流行文化文本,并重新构建新的文本内容形成再次传播。

因此,基数庞大且稳固的粉丝文化,是漫改剧出圈的利器。而漫画自带的95后、00后主流受众群与漫改剧的核心受众群和饭圈女孩在年龄方面高度重叠,尽管可能喜好有别,但Ta们具有强归属感、高忠诚度和强互动性的共同特点,是剧集自来水最强大的力量来源。

于是,我们会发现,现在的漫改剧越来越重视与粉丝的互动玩法。尤其是那些有流量演员加盟的漫改剧,本就自带光环,具有粉丝盘的先天优势,片方自然会好好利用。

《长歌行》官博隔三差五就会宣布举办花式安利大赛、7天打卡挑战、发布弹幕助力、手绘大赛之类的小活动,全方位调动粉丝参与积极性,希望通过UGC周边物料和视频弹幕等扩大剧集的圈层影响力并延长潜在受众的触达半径。


被唤起的粉丝热情的确对该剧起到加持,曾打败《山河令》登顶微博剧超,歌隼(男女主CP名)冲上CP超话榜第五,日前迪丽热巴、吴磊合体高甜营业更是让“歌隼CP”刷爆B站,扭转此前对两人无CP感的偏见。


可从另个角度,漫改剧“粉籍”的复杂,又为立场不同的粉丝阵营的舆论混战埋下伏笔。所以,红出圈或黑出圈,需要漫改剧的片方好好拿捏。

选择一些饭圈属性较弱、路人聚集的下沉渠道来宣传,也是漫改剧扩大流量池的方法。比如在抖音等短视频平台释出相应物料,甚至可以通过玩梗吸引路人围观实现圈层突围。

此外,IP联动也能助力漫改剧出圈。这涉及两个层面:一是多个知名IP联动借势,让各自圈层的拥趸者产生交集,通过移情拓宽漫改剧的受众群边界。比如《长歌行》与新倩女幽魂端游联动,在游戏中能体验《长歌行》剧中的同款服化道。


二是对优质IP采取“一源多用”的开发运作策略,以多种娱乐产品为节点构建闭环、相互反哺,夯实IP价值。比如开发了网剧、动画、电影的《快把我哥带走》,三版分别在2018年6-8月播出,霸屏暑期档。 

结语

如果说漫画是视觉艺术,那么影视剧就是视听艺术,两者不仅表达方式迥异,前者天马行空和喜欢留白的画风也为后者能否成功改编设置了难题。不过,虽然漫改剧炮灰居多,但仍旧不乏逆境翻盘的佳作。

所以,如果一提到漫改剧,就盖棺定论说“必扑”,未免偏颇。在某种程度上,漫改剧是随时代变迁不断进化的“新”物种,以受众审美的最大公约数为出发点并结合当下语境注入新思考去创作,或许能为漫改剧清除一些阴霾。

相关电影
  • 山河令

    山河令

    9.1

    主演:张哲瀚,龚俊,周也

  • 相关影人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