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电影 > 资讯正文

这部拍火箭军的军旅剧,想重塑当代青年的偶像观

影视独舌
 257 次阅读

2021年4月13日刊 | 总第2473期  

提起火箭军,绝大多数读者的初印象估计是“神秘”二字。

屏幕上就少有展现这一军种的影视作品。是时候给大众解惑了。今晚,中国首部火箭军题材电视剧《号手就位》登陆浙江卫视和江苏卫视,并在优酷视频同步播出。


《号手就位》根据丰杰长篇小说《斑斓:毕业了,当兵去》改编,李路担任总导演,张寒冰执导,应良鹏、祖若蒙、丰杰编剧,李易峰、陈星旭、张馨予、肖央主演。讲述了一群大学生火箭军新兵投身军营,在身怀绝技老兵的带领和感召下,经历身体和精神的磨砺,最终蜕变为中国火箭军“王牌号手”的故事。

日前,影视独舌采访了《号手就位》导演张寒冰、编剧应良鹏,抢先揭秘这部剧的看点和幕后故事。

把“难写”的火箭军拍好看

没有应良鹏,张寒冰会和《号手就位》擦肩而过。

时间倒回2019年5月。制片人段燕、张伯辉在应良鹏的推荐之下,找到了张寒冰,问他愿不愿意来担纲《号手就位》的导演一职。那时,张寒冰手头正有其他要务,到底要不要加盟,他是相当犹豫的。毕竟,应了就得负责到底。

后来的事情,读者想必也能猜到。“三顾茅庐”后,张寒冰被这份执着打动了。


张寒冰在给演员说戏

用他的话说,资方能在导演的问题上如此执着,那么在制作、在全剧品质的要求上,肯定差不了。再加上他本就是军人家庭出身,对部队的热爱与生俱来。

张寒冰正式进组的时候,剧本的初稿有了。虽说有原著可以借鉴,但为了更好地契合总导演李路所说的“重塑青年偶像观”的创作准则,编剧做了颇大调整。光下部队采风,应良鹏就前后参加了五六回,加起来大半年时间。

尔后就是不断磨合剧本的日子。虽说张寒冰、应良鹏过去参与过不少军旅剧的创作,可面对着神秘的火箭军,他们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火箭军是中国的底牌,更是中国的王牌,只在战争的最后一个环节出现。一颗导弹在竖井中,可能50年、100年都不会发射,但没有人会怀疑它的震慑力。

在文艺创作上,它又是最难写的军种。看军旅剧看得多的朋友,想必一定记得剧中或隐或显的演习场面。在和平年代,军旅剧武戏要拍得好看,要么假借演习的名义来炸上一番,要么选题初期就定个海外维和题材。反正得热闹。

但在《号手就位》里,这些都不能出现。毕竟,陆军演习顶多就开个坦克对轰。火箭军呢?总不能拿着导弹对轰吧。基于此,还得从文戏上多下功夫。“你写火箭军,就只能把人关在一个固定的空间里,写生活的事情。”应良鹏道。


在张寒冰看来,军旅剧归根结底是行业剧,行业剧的本质是人物关系。《号手就位》展现的,就是一群“新兵蛋子”成长为王牌号手的故事。

这部剧从夏拙(李易峰 饰)、欧阳俊(陈星旭 饰)的大学阶段讲起,懵懂的初生牛犊们,被火箭军的宣传片所震撼,怀抱着一腔热血,走进了火箭军王牌部队270旅。入伍后又赶上火箭军改制,于是一系列化学反应接连产生。


“《号手就位》的闪光点很多,像入选国家广电总局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电视剧展播片单,李易峰、陈星旭等演员的加盟…但我认为它最难得的一点是,我们认认真真地告诉了观众,一群大学生是如何从校园走向军营的;告诉了观众,他们的真情实感,以及他们波折而又坚定的人生命运。”张寒冰说。


在如今民族自信的大环境下,观众希冀在更多的影视作品中感受到国家力量。而代表国家最强武器的火箭军,更是“王冠上的明珠”。在建党100周年之际,没有比这样一部特殊性质的作品更令人期待的了。《号手就位》可谓正逢其时。

把火箭兵的独特气质演出来

在张寒冰看来,火箭军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如果说,坦克兵给人一种力量感,一种野性,一种体能欲望;那么,火箭军就给人一种现代科技的柔和感。“它既保有了传统部队里的那种军营气质,又特别像一个高精尖的科研单位。”


应良鹏也有相似的看法。在走入部队采风之前,他从没有想过,火箭军几乎遍地是学霸。在剧中,夏拙赢得了世界大学生超级大脑冠军,欧阳俊也从小到大名列前茅。可能在不少人看来,这是一种艺术虚构,单纯为戏剧性服务。

但在采访的过程中,应良鹏遇到最多的恰恰是天才们。“其实我当时不理解,清华北大的学生为什么要跑来深山老林里当兵。他们的回答令我震惊,说‘我们这种人就应该来’。你想想,如果学霸都来当兵,这支部队得多强大。”


应良鹏

其实,现实中这样的事情一点也不少见。就在前几天,30名清华北大学子还响应祖国号召,走出校园,携笔从戎,为祖国的国防事业添砖加瓦。

为了将火箭军的气质展现出来,开机前剧组还专门下连队参加了一段时间的军训 。于军旅剧而言,这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只有真正进入部队,将自己视为一个兵,才能建立起对部队的一种敬畏之心,才能演出军人的真正味道。

也正是那为期一周的军训,让张寒冰彻底放下心来。所有的演员,都在举手投足间找到了特属于军人的状态。认真,是他与剧中演员合作的最大感受。

李易峰扮演的夏拙,堪称全剧的剧眼。他与陈星旭扮演的欧阳俊,棋逢对手,贯穿起全剧的脉络发展。应良鹏虽是首次和李易峰合作,却已然被他的勤奋打动了。张寒冰更是亲切地称他为“峰峰”,说他反应特别快。


剧中,王显民(范雷 饰)问了夏拙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他说老兵就是炸酱面的酱,你熬着熬着,水越来越少,酱和油越来越多,味道也越来越正。你想当这个酱吗?拍到这段戏的时候,张寒冰问李易峰,你能不能给我句金句。

李易峰随口就来:我不想当这个酱,也不想当这个油,我想当这个面。只一句话,两代火箭兵的不同身份认知顿时抖擞了。作为新一代军人,或许对事物有不同的看法,但又不会游离于整个组织的气氛之外。青春之味道彰显了。

陈星旭垂泪的那场戏,如今依旧铭刻在张寒冰的记忆里。由于错误的累积,他被喊到了指导员面前。面对着批评,他始终低着头,沉默不言。但抬起头时,眼里却沁出了泪珠。那是欧阳俊唯一一次落泪,是他成长中的关键节点。


肖央在剧中饰演“老狼”郎永诚。这是一个有原型的角色,定档发布会那天,原型人物还去了现场。肖央是成熟演员,在大银幕多次证明自己的实力。他秉持的是一种张弛有度的表演体系,将既有控制和无限扩张完美结合。

至于张馨予,则可以用精益求精来形容。在拍摄现场,她总是想做到最好。有时候这条过了,还要恳求导演再来一条,“我这次演得一定比上次好”。

“剧组是一个生产基地,而不是一个培训基地。我们在繁忙的生产过程中,需要演员自成体系,来完善自己很多的东西。我很庆幸遇到这群演员,他们通过多年摸爬滚打,形成了自己稳定的表演体系。为了这部剧,他们又沿着体系往前多走了两步。可以说,演出了我期待中的火箭军气质。”张寒冰总结道。

把当代青年的偶像观重塑一下

军旅剧不好拍。

一方面,拍摄军旅剧必须深入部队,严格遵守军队的相应规定,对拍摄时间和场景有很高的要求;另一方面,军旅剧有大量的动作戏和战争场面,这不仅需要更高的摄制成本、制作水准,更需要主创团队具有“熬鹰”般的毅力。

即使从广义上说,军旅剧与行业剧大差不差。但是一旦登上了荧屏,观众所期望看到的,就绝非是一部简单的行业剧。为了满足普罗大众对军旅剧真实性的诉求,《号手就位》剧组还专门耗费数千万修建了个模拟火箭军导弹待机库。

所谓待机库,就是存放导弹的地方。洲际导弹、中程导弹、以及短程导弹,都有自己专属的待机库。建待机库不容易,一来,它属于绝密,剧组没人亲眼见过它的模样,只能通过战士的描述置景;二来,它过于费钱,在青岛东方影都,剧组修建了两个待机库,一个五千平、一个六千平,光灯就装了两卡车。


有趣的是,由于没有见过实景,《号手就位》里的待机库比现实中要更“先进”。美术部门依循火箭军战士提供的资料,又进行了简单的前瞻,历经四个月,终于建成了剧中最重要的主场景。

除了实景搭建待机库,《号手就位》对真实性的要求还体现在细节上。看剧的时候,观众可能会发现一个口令“45f1”。这就是根据真实口令改写的。

“导弹发射需要无数口令,我们又不能泄密。所以就借了个似与不似的概念。虽然所有的口令都变了,但味道仍是一样的,观众一听他是相信的。”

观众求好军旅剧久矣。十多年前的《士兵突击》,可谓将军旅剧的套路做到了极致。张寒冰也承认,如今的军旅剧或多或少带有一些人物模式、故事框架的固化。但这并不意味着军旅剧拍无可拍。相反,军旅剧未来走势宛如朝阳。


在他看来,创作军旅剧应当赋予其不同的时代使命。光景在流转,建军理念和建军思想也在不断革新。好的军旅剧应当紧跟时代的步伐,在制作、人物性格的塑造、整体的主旨气氛上,紧扣当下观众的审美诉求。

在采访中,导演和编剧反复提到一句话:我们想重塑当代青年的偶像观。

何为正确的偶像观?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但对于新一代年轻人来说,他们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在B站搜索“征兵”,会跳出上万条视频,点进去看评论,高赞热评皆是些“我辈请长缨”之语。在这个1亿月活的青年社区中,青年一辈早就交出了自己的答案。《号手就位》今晚开播,且期待吧。

【文/冯壹】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