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电影 > 资讯正文

国际流媒体“热钱”刺激下的内容市场繁荣

综艺
 209 次阅读

全球电视产业都在享受一波“热钱”入市形成的史无前例大涨。从高端剧情片到爆款真人秀,无论做哪类内容的制片方,都在接收着来自各种流媒体平台的“热钱”。


马特·克里西是法国电视媒体班尼杰(Banijay)负责全球销售、协同制片和收购事宜的高管,他表示,“从主流的Netflix和亚马逊(Amazon),到新入场的Disney+、Apple TV+、HBO Max,以及各家小众流媒体,现在可是机会满天飞。我们现在几乎和‘所有方面’都有合作,比如AMC旗下的橡子电视(Acorn TV)、圣丹斯时间(Sundance Now),还有Hulu和NBC环球旗下的孔雀(Peacock)⋯⋯过去一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观众对传统电视的需求也出现了大幅增长,带广告的视频点播业务(AVOD)同样火爆。”

电视内容的每个领域都在获利。体育类纪录片曾经是个相当小众的领域,但近期也呈现升温趋势。Netflix制作的以篮球“飞人”迈克尔·乔丹为主角的纪录片《最后一舞》(The Last Dance)成功后,很多平台也纷纷“买入”同类作品——亚马逊已经签了网坛明星“小威”—赛琳娜·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和曼联新秀博格巴(Paul Pogba),制作其个人纪录片等内容。英国球星大卫·贝克汉姆不久前刚刚确认,将与Disney+合作一部电视真人秀《拯救我们的球队》(Save Our Squad)。此外,贝克汉姆还计划通过自己名下的电视公司Studio 99,制作多部纪录片和无台本项目,包括将在BBC频道播放的纪录片《新局》(A Whole New Ball Game)和《战靴之争》(World War Shoe),这两部作品已经获得不少关注。


在今年法国的戛纳春季交易会(MIPTV)线上活动中,亚马逊工作室(Amazon Studios)法国部的原创内容负责人托马斯·杜布瓦透露,“我们对制片方的建议是,格局要大,眼光要毒。”而他负责意大利市场的同行尼科·莫尔甘蒂也认为,流媒体市场现在有可能投资任何类别的电视内容,“剧情类、喜剧类、真人秀⋯⋯我们都在做,也在考虑制作美食烹饪节目,所有无台本的类型我们都想尝试。意大利这边并没有明确的日常类别要求,所以任何节目,我们都想看看。”

资金流动汹涌,合并和收购交易的发生频率自然大幅提升。班尼杰集团是全球数一数二的独立电视制作方,旗下包括制作《与卡戴珊家同行》(Keeping Up With the Kardashians)的布尼姆/默里制作公司(Bunim Murray Productions)、制作《幸存者》(Survivor)的Castaway Television和制作《流行巨星》(Popstars)的Screentime公司。

去年,班尼杰又以22亿美元收购了制作公司恩德莫尚(Endemol Shine Group),《老大哥》(Big Brother)、《厨艺大师》(Master Chef)和《黑镜》(Black Mirror)都出自后者之手。今年4月,班尼杰又传出在和墨西哥电视公司(Televisa)及环球电视通讯(Univision)商谈合并的消息,涉及金额高达48亿美元。如果能谈成,它将合并的是全球最大的两家西班牙语传媒集团。


与此同时,小规模的并购交易也一直在进行中,AVOD电视台心灵鸡汤娱乐公司(Chicken Soup for the Soul Entertainment)4月中旬买下声呐娱乐公司(Sonar Entertainment)的电影电视内容播放权,后者是独立电视圈中制作剧情类剧集的一把好手,为多家平台提供过内容,其中《沙娜拉传奇》《猎人》和《天才神秘会社》都是口碑和收视皆佳的作品。《美国偶像》和《年轻的教皇》制作方弗里曼特尔媒体公司(Fremantle),不久前开始涉及海外市场,全资收购了以色列制片公司Abot Hameiri,后者曾经出品过《谢迪瑟之家》(Shtisel)和《随行者》(The Attaché)等剧集。

当然,市场呈现繁荣时,难免有“泡沫之忧”,最常出现的问题永远是:这种情况能持续多久?在4月中旬一份名为《美国媒体:流媒体是好生意吗?》的报告中,莫菲特·内桑森投资公司(Moffett Nathanson)分析,随着消费者从传统电视向流媒体转移,行业对新内容的投资自然上涨,但这并不意味着利润和收益也会随之而来。资深分析师迈克尔·内桑森在报告中分析,大部分美国电视媒体,正在从有线电视的“低利润/高资本消耗模式”向流媒体模式切换,或者说向“可忽略不计的资本消耗/高资本密集度”转变。制作方和平台现在都在一个“赌局”中,赌线上电视会和有线电视类似,最终形成一个惠及所有方面的固定结构,即“运营成本不会因为公司收益的不同而有所不同,最终让所有人都获利”。但内桑森认为,流媒体的这种模式恐怕会更像在线搜索和数字广告,只会让那些“占领市场主流份额的少数几家”赚得盆满钵满。

内桑森总结,只有那些能真正在全球保持高订阅人数的媒体公司,才有可能获得最终的成功,从对内容的高额投资中获得利润。“Netflix最重要的资产,也是竞争对手最大的软肋,是海外市场的发展前景,这也最终决定Netflix未来能否推动增量利润的产生。一些新出现的SVOD/AVOD服务,想要在这方面攻城略地并不容易。”

Netflix不久前相当罕见地公布了韩国分部的经营数字,结果显示,运营消耗750万美元,收益3.56亿美元,占比刚刚超过2%。然而,包括韩国在内,Netflix在海外市场各地区的占比,一直在同类平台中首屈一指。据公布的数字,去年年底,Netflix在韩国地区的付费订阅用户就已经超过380万,而公司在电影和剧集上的投入,仅今年的计划就超过5亿美元。

因此,内桑森认为,除了Disney+和亚马逊会员频道也许还能在海外市场与Netflix平分秋色外,其他所有类似平台都很难再有机会。“HBO Max依靠有线频道的关系和品牌留下的家底,已经能保证在美国国内的出色表现,但仍需要证实自己的海外实力。NBC环球的孔雀也需要在吸引美国观众的同时,借助类似天空电视台这样的本土落地渠道,开拓海外市场。维亚康姆-哥伦比亚广播公司(ViacomCBS)重启的派拉蒙流媒体平台Paramount+,在美国国内的推进速度比CBS旗下的All Access要快,但由于最初设定在国际版权上的灵活度有限,恐怕很难在短时间内在海外市场全面铺开。”

至于那些在各大数字内容展销会上大干特干的制作方,我们要记住的可能正如一位好莱坞营销高管所说:“抓紧时间,敲定交易,毕竟谁也不知道这个‘泡沫之忧’何时会到来。”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