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电影 > 资讯正文

都说饭圈“打投”疯,但更疯的是那些操控粉丝的榜单们

影视独舌
 165 次阅读


2021年5月17日刊 | 总第2507期

随着选秀节目无序打投、引导粉丝过量消费的问题被一则“倒奶视频”掀开,粉圈乱象又重回大众视野。

平台被管理部门约谈,相关节目暂停录制,平台与商家承诺退款并修改节目投票规则。但“倒奶事件”的影响力远不止于此。

从网信办“清朗”行动的开展,到北京市广电局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综艺节目管理工作的通知》,都将粉圈的非理性应援打投行为、数据造假等问题列入了重点治理范围。随后,200余家粉丝后援会以及数十家明星工作室、经纪公司纷纷表示响应网信办号召,呼吁粉丝理智追星。

近两年以来,针对这些问题,网信办的整治行动进行了多次,相关规定一次比一次更细致,粉丝与明星相似的“表忠心”、同样的呼吁,大众都已经看过了太多遍。但同样的问题依然屡次发生。

究竟是什么力量驱使着粉丝们氪金疯狂?粉丝们争抢着要打投的榜到底是缘何而来?“用奶投票”的助力榜消失了,能产生本质影响吗?且听我们一一道来。

你若有榜,名利皆来

粉圈“数据女工”这个词已经广为人知。粉丝们一腔热血投身于为偶像打榜、轮博、控评等自发、免费、重复性的数据劳动中。圈外人不明所以,甚至身受其扰,而圈内人却冲锋陷阵,乐此不疲。

据不完全统计,一个“数据粉”每天需要完成任务的基础榜单,有十余种之多。

粉丝在为自己的偶像赢得第一名之后,获得的回馈往往是让明星形象登上APP开屏,以及榜单顶部Banner(横幅)展示的奖励。榜单一月一结算,定期满足粉丝让偶像“被更多人看见”的成就感,进一步强化和鼓励粉丝的打榜行为。

不同榜单的打榜规则大多需要粉丝花费大量时间在相应的APP内进行操作和互动。投票每日领取,榜单每日更新,粉丝每日重复打卡,这直接给平台带来了可观的用户和流量。而要求粉丝进行站外分享和内容创作则为平台完成了一部分宣传拉新、内容营销的工作。

对于平台来说,想要宣传营销、吸引新用户,是付出资金成本、优化自身服务水平与内容质量,还是设置一个榜单和规则,吸引粉丝为自己的偶像冲锋陷阵?显然是后者更简单有效,更具性价比。

明星粉丝的数据组经过筛选后列出的榜单大多由大平台推出,是被粉丝认为“有分量”的榜单,而在微信小程序以“爱豆”为关键字搜索,得到数十个明星榜单小程序,其中显示超过1000人使用的小程序就有15个。从榜单数据来看,参与其中的粉丝也不在少数。

相比大平台通过开通会员的方式少量收费,以及鼓励粉丝进行免费数据劳动来间接获取曝光度,这些不知名的小榜单则更为直接。

他们往往给榜单前三名设置几千元不等的应援资金,或者以在商业区投放偶像应援大屏作为奖励,吸引粉丝来打榜。粉丝打榜的方式除了有上限的互动之外,还有观看广告视频。在一个名为“爱豆助力榜”的微信小程序中,“看广告加票”这一任务下显示“每天可以看到没有视频为止”。

观看广告打榜(左);花钱购买道具打榜

也就是说,这类榜单仅仅通过设计一个小程序,投入一点点奖金成本,就可以变相以“众包服务”的形式把大量粉丝的时间与精力打包贩卖给广告商。更有甚者,对虚拟的打榜道具明码标价,吸引粉丝直接花钱氪金为偶像打榜应援。

凭空出现的“百万转”,无影无踪的“百万元”

榜单排名和奖励措施作为最终的反馈,吸引粉丝加入到为偶像打榜的行为中来。而平台设置的细致规则进一步规训了粉丝,让粉丝进行大量重复数据劳动和过度的无意义消费。

上文表格仅仅是对打榜方式笼统归纳,实际的打榜操作则更加复杂、重复和冗长,其中微博榜单尤甚。微博的超话明星榜与明星势力榜就有着完全不同的排名规则。

2019年夏天引起热议的蔡徐坤粉丝与周杰伦粉丝的排名之争,争的即是超话明星榜。

超话明星榜需要连续访问、超话签到、发帖、评论、转发获取积分,由于每人每日操作所获得的积分有上限,真正的数据粉往往手握许多小号,用以囤积积分。几乎每一个明星的粉圈都有专门用于获取积分的超话,明星超话榜下的饭圈超话榜中,大部分是明星相关的积分超话。

微博超话明星榜(左);微博超话饭圈榜

如果说明星超话内还有视频、美图、衍生创作和闲聊等对于粉丝来说有趣味的内容,那么积分超话内则几乎是统一格式、文案的重复无意义发帖,积分超话每日的发帖量甚至是明星超话的数倍。

而明星势力榜的竞争则更加惨烈,去年夏天引起热议的明星榜单“搬家”事件就与此榜单有关。

根据微博榜单的规则,初露锋芒的偶像会先出现在微博新星榜上,只有每月新星榜的前三才有资格进入明星势力榜的正式榜单中,这个过程被粉丝称之为“搬家”。

这无疑是强行给明星势力榜设置了一道关卡,并给这个榜单本身赋予了意义,向粉丝灌输:你的偶像只有迈过这一关才能摆脱“新人”头衔,成为真正的偶像。对于拼命打投送偶像出道的选秀粉来说,这套说辞的效用惊人。因此每年选秀季之后,微博上便掀起“搬家”热潮。

用于衡量该榜单得分的五项维度中,正能量值需要明星和粉丝发布带有正能量词条的微博,阅读人数、互动数、社会影响力都与明星微博粉丝的活跃度直接相关,而爱慕值则需要粉丝通过购买并赠送明星虚拟鲜花来获取。

搬家期间,有的偶像会大量发布“正能量微博”和“自评”,粉丝则积极互动、做数据,集资购买虚拟鲜花赠送偶像。据悉偶像搬家每次花费从数十万元至数百万元不等。由于每月只有三个晋级名额,且每月数据重新计算,搬家失败意味着粉丝付出的时间精力、交给平台的资金全部付之东流。

2019年9月,在新浪微博被管理部门约谈后,修改了虚拟鲜花的领取规则,关闭了直接购买渠道。但一次又一次的舆论谴责和整改之后,榜单依然存在,粉丝们为偶像声势浩大的“搬家”行动至今仍然月复一月,周而复始。

将爱变成流量,浇灌“韭菜”茁壮

如今,社交平台高度依赖流量与广告,影视行业重视数据与投资回报率,当影视剧、综艺节目被量化为收视率、热度值,明星的能力被量化为粉丝活跃度,粉丝的情感也被量化成偶像的榜单排名和商业价值排名。

粉丝免费的数据劳动构成了流量的基础。

在粉丝经济的影响下,当下的偶像产业有一套独有的运行逻辑。笔者曾经在《<青你3>暂停录制,养成类选秀就此终结了吗?》中分析,养成类选秀的节目“花钱换投票”机制选拔出来的是“最能砸钱氪金的粉丝”,而偶像打榜的逻辑同样如此——通过重复的数据劳动、大量无意义消费筛选出来的,也是最会做数据、最能氪金的粉丝。

粉丝可以为偶像做数据,也可以为偶像参演的影视剧做数据;粉丝可以为了榜单氪金,也可以为偶像代言的产品一掷千金。

因此,在粉丝经济巨大的利益面前,无论是社交平台、商家还是艺人团队,都在有意识地将粉丝数据与艺人价值进行绑定。

除了上文中提到的艺人本人参与榜单搬家之外,还有平台针对粉丝举办刷数据、氪金解锁福利活动,以及商家为代言人单开商品链接、赠送周边,强化粉丝“购买即支持偶像”的思维定势。

充斥在社交媒体的数据榜单,无疑更加激化了粉丝们的胜负欲。例如,某娱乐数据榜单,前有艺人新媒体指数榜(艺人新媒体平台数据综合指数),粉丝们先是耗费时间金钱拼命打榜告诉商家自己是“好割的韭菜”,以求偶像获得青睐;后有品牌星榜(粉丝买代言越多则艺人指数越高),在偶像获得代言之后还要心甘情愿为了偶像花钱买代言,以登上榜首为荣。

图源:微博娱乐白皮书

在这个过程中,社交平台获得了流量和广告商,商家获得了营业额,艺人获得了代言费用和曝光度,而粉丝付出了过量的精力和金钱,获得的是普通的商品,以及“我为偶像付出了”这类过剩的情绪价值。

追星是一种娱乐行为,粉丝在偶像身上进行消费,投射自我;偶像为粉丝提供情绪价值,获得名气与经济利益,这是偶像经济的交换法则。但就目前而言,粉丝对偶像投入的情绪,被裹挟进社交平台的流量追逐和商业的利益竞争中,并被夸大和利用,才造成了当下的乱象。

成为了“数据女工”的粉丝们,并非不知道自己的一腔热爱为他人做了嫁衣。在2019年8月,社交媒体宣布调整明星势力榜虚拟鲜花规则的微博下,粉丝们纷纷表示“建议取消榜单”。

但事实是,两年过去,榜单并没有就此消失。偶像与粉丝们一茬又一茬前仆后继,粉丝们出于对偶像的喜爱,在社交媒体设定的游戏规则下,继续进行着免费的“情感劳动”。

即使各个榜单以及明星数据组微博,都在醒目的位置标明了“倡导合理追星,拒绝非理性打榜应援”,但缺乏真正有力的监管和明确地标准,就难免会像此次200余家粉丝后援会与明星工作室、经济公司的呼吁一样,更像是一则轻飘飘的免责声明。


 【文/乔木】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