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电影 > 资讯正文

中年凯特·温斯莱特,演了一个最接近自己的角色

澎湃有戏
 144 次阅读

撰文:阿水西方影坛,有票房有演技的一线中年女星并不多。最近几年势头很猛的影后奥利维娅·科尔曼和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虽然年轻时就是优秀演员,到中年才跻身一线,大放光芒。凯特·温斯莱特和她们不一样,她红的时间很长,15岁出道,22岁便凭借《泰坦尼克号》女主角红遍全球。《泰坦尼克号》剧照再有,凯特·温斯莱特很美,宛如一尊大理石维纳斯雕像。另两位影后并非不美。她们普通人的长相是作为演员的优势,能丰富角色的广度和深度。凯特·温斯莱特没有这种优势,她即使素面朝天,一身标准的美国小镇女士打扮,在人群中也光彩夺目。凯特在新作《东城梦魇》里,扮演一个对自己很差的女警探。她身边的异性在她疲惫不堪时赞叹她的美貌,仿佛替观众说出心声。《东城梦魇》海报凯特在这部HBO新剧里扮演一位中年、丧子、失婚,工作处于重压之下的小镇警探梅尔。她给这个角色的设定是,梅尔一天之中只会在早晨刷牙时照一次镜子。她在车里啃汉堡,吃垃圾食品,身形壮硕,惯穿厚夹克大靴子,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约会前梅尔在抽屉里找到的口红不是颜色怪异,就是霉烂不堪。梅尔既强壮,又脆弱;没有幽默感,却有能力发现有趣的地方,并付诸嘴角微微的牵动。凯特多次用“恶心”这个词形容梅尔。梅尔做过很坏的事,梅尔走路的姿势和谈吐很粗鲁,梅尔经常性地拒斥身边的人,但她散发出的吸引力,让这些人仍旧停留在她身边。《东城梦魇》剧照凯特自己承认,“梅尔”是她从业以来最接近本人的角色。熟悉她的观众或多或少已经了解,“英伦玫瑰”凯特·温斯莱特并不是典型意义上的金发美女。她习惯独来独往,不用助理团队,平时基本素面朝天,说话常带标点符号,身上有直接、诚实、犀利、善于思考、勇于剖析自己、擅长揣摩人类行为、真心热爱人类这些好演员需具备的素质。因此可以把“梅尔”看作演员凯特·温斯莱特的基础艺术人格,由此延展出她的许多经典银幕形象。《泰坦尼克号》带来的知名度,给了凯特一件演员梦寐以求的礼物——挑选剧本的权利。从处女作《罪孽天使》(1994)开始,凯特挑战过很多非类型化的角色。她努力成为一个不受限的女演员。《理智与情感》(1995)中活泼外向的玛丽·安娜,《朗读者》(2008)里的纳粹营地文盲看守汉娜,《菊石》(2020)中被大海侵蚀的女化石学家玛丽·安宁,《史蒂夫·乔布斯》(2015)里的市场总监乔安娜·霍夫曼……尽管角色迥异,演员强烈的个性底色,总能让观众获得可信赖的安定感。《理智与情感》剧照《史蒂夫·乔布斯》剧照凯特·温斯莱特不是那种换一个角色就判若两人的魔术演员。由于她本人对身体强壮、健康的执着追求,她的银幕形象亦无一不是如此,不会忽胖忽瘦,忽美忽丑。她在泰坦尼克号上的裸露身体曾洗礼过九十年代的全球观众。除了博物馆里的古典画作和雕塑,观众已经好久不见凯特这样的女性身体,何况如此鲜活。《菊石》剧照多年过去,这具身体自然地衰老。去年的《菊石》中,我们再次在银幕上看见她坦荡而坚实的裸体。凯特运动,但没有试图通过健身去除躯体的一切冗余线条。她的身体皮肤表面比一般女星有更多的凹凸转折,因而承载了更丰富的表达。仅仅是她的背影,也因捕捉到更多的光线而显得生动,几乎拥有和面部同等的表现力。凯特懂得如何充分运用这种表现力。古代劳动妇女般的强健呈现出匀称且毫无矫饰的美。完全可以想见,这样一具身体灵魂的主人具有怎样的性格。她必定勇敢,内心丰富,绝无废话。就像树木希林骄傲于岁月赐予她的每一根皱纹,凯特也珍视时光在她身体上留下的痕迹。她打定主意决不掩藏这些老化的迹象,并利用它们作为内心变化的外在表现。拍摄《菊石》时,凯特拉着搭档西尔莎·罗南的手,赞美这双手上蕴含的青春。“你看看我的手,皮肤变薄,青筋凸起,青春已逝。”镜头给《朗读者》中老年汉娜的手部特写,显示出这是一双真正的老人的手,青筋和细密皱纹浓缩了汉娜所有的过去和未来。1975年凯特·温斯莱特出生于英国伯克郡一个演艺世家,15岁基本离开校园踏上职业演员生涯。她的青春很短暂,几乎没有荒唐胡闹的时期。严肃的演员工作代替了梦幻苦闷的青春期,对她的性格形成产生重要影响。日后的银幕生涯中,即使早期带有玫瑰色光环的少女角色,也透露出青春期缺席烙下的痕迹。漫长的银幕生涯中,凯特出演的角色都泛着一层矿石的冷光。这种底色或许来自孤独。无论出演现代还是年代戏,她的角色统统带着长期孤独磨砺出的严厉感。说起来矫情,演员凯特甚至刻意追求这种感觉。为了进入女化石学家玛丽·安宁的内心世界,凯特在拍摄期间独自驾车前往离家两小时车程的片场,经常借宿在一栋海边悬崖上的小屋中,感受风雨交加时女主角的孤绝处境。为了体验《朗读者》中女纳粹营看守的羞耻心,她报名参加成人扫盲班,和班上老老少少的学员聊天,以求理解做一个当代社会的文盲,每时每刻都要撒谎掩盖这个事实会激起怎样的身体反应。《朗读者》剧照观众可以完全信任凯特。无论什么角色,只要由她出演,这个角色总会具有坚定的品质,即使她演的是坏人(这种情况只在《红色警戒999》中出现过一次)。这种品质在很多上了年纪的女演员身上也有(她们必须坚定,否则演艺生涯无法持续那么久),但凯特自有她的特别之处。她散发很难抗拒的性张力,这是一种无法模仿的原始吸引力。凯特·温斯莱特总能让观众相信,爱情并不容易发生在她所扮演的角色身上。可一旦发生,必定深刻、热烈而持久。凯特出演的角色从来不是通透的。她们各自有所执迷,同时相当隐忍。两股相反的力量互相角力,成为她的特质。这些特质让她在挑选剧本时倾向于选择那些社会阶层较低,受教育程度不高的角色。她们可以变得富有,比如《裁缝》(2015)中的女裁缝,《幻世浮生》(2011)中的前家庭主妇/女企业家,华服加身,抽烟的姿态非常优雅。但她们必定都吃过苦,从底层爬上来。凯特擅长为不同的角色设计不同的肢体语言,她走路的姿势和向下的嘴角不动声色地交代人物背景。《裁缝》剧照基于对剧本的钻研和对人性不倦的兴趣,凯特的表演总是很好看。好演员的魅力就在于,观众出于对表演艺术的热爱而观看他们演戏,就算剧本不怎么样也照看不误。因为好演员能把隐秘的内心活动外化出来,让我们起一身鸡皮疙瘩,仿佛不小心窥见灵魂的秘密。凯特·温斯莱特有三个孩子,两位前夫和一位丈夫。她喜欢英国的夏天,镁光灯之外有真正的生活。异乎寻常的幸运经常提醒她,要做一个好演员就必须拥抱普通人的沉浮,把人生经历融入表演。只有这样,岁月才会站在像她这样的大美人身边,帮助她而不是侵蚀她。《幻世浮生》剧照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