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电影 > 资讯正文

看电影《柳青》,从某种意义上说田波就是柳青

猫眼电影
 1280 次阅读

从唐延路出南三环就到了直通秦岭的子午路,沿子午路再开约三十多分钟就到了记忆中满眼平淡但却有一个霸气名字的“西部大道”。二十多年前我在翠华山下的民镇太乙宫兼职的时候,它就常常撞入我的眼帘。但这一天,我走进了原本荒凉的它的时候,却是满眼繁华,虽无高楼大厦,但路两旁却已商铺林立,行人匆匆,车如流水。路北一所敞开的大门里边,有一幢虽不高大但却很吸人眼球的宏大建筑,上面缀写着“长安双创中心”,“多吉影业”就在它的里头,据接我来的田波导演说,这里面有许许多多奇怪的单位,其中有一家竟是专门从机器人研制的,如他这样的艺术行业只有他一家,因为他的主打产业是电影创作,长安区政府鼓励创新,引进人才,就把田波导演和制片人王苗霞引进到长安双创中心创业,而多吉影业的影视屏幕竟然是公司尽头的一面白净的山墙。我不能想象当人们在这间椅子不多的“放映室”大墙上观看影片的时候,他的这些邻居们是以怎样的精神和意志工作的。


导演田波是一个标准的魁梧汉子,面孔白净,慈眉善目,很有亲和力,他的妻子王苗霞是制片人,她那张稍见沧桑的面孔却透露出一种执着和坚毅。他们是性格不同但却同怀一个梦想的忧患夫妻,令我意外的是,在这个似乎人人都为钱财而来的时代里,田波却是一位做梦者,而妻子苗霞则是帮他实现梦想的奉献者。2005年田波从西安美术学院毕业后,因学业优秀,被西安某高校特招为教师,但为了实现自己心中的电影梦,他都委婉而坚决地拒绝了,夫妻二人先后去了北京闯荡,创作了一系列有影响力的影视作品,其中导演制作了八集纪录片《路遥》等作品,又深入陕北农村5年创作了关于陕北民生的纪录长片《佛陀焉》、《走马水》。2014年,他俩萌发了一个更为宏伟的电影梦想,要把人民作家柳青搬上大荧幕,为此他们历经风雨,2017年他们带着电影《柳青》剧本项目,回到了家乡陕西西安,决心完成《柳青》的制作,把自己心中的偶像和人生的榜样雕刻在大荧幕上,用他的助理王嘉峥的话来说,田波为了拍摄电影《柳青》把苦受扎了。他们的这个电影梦受到了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和旅游厅,长安区政府的大力支持,也得到了陕西几个有情怀的企业家的鼎力加盟,共同支持他创作完成了电影《柳青》的拍摄。他们这个年轻团队也都是柳青精神的崇拜者,这群人竟然都才30多岁。柳青伟大人格的感召使他们同田波夫妇走到了一起。我虽然多次引用过鲁迅先生:“自古以来,我们就有舍身求法,拼命硬干的人,他们是民族的脊梁”。但我还是愿意用这句话来表示我对这几个年轻人的钦敬。


我看了这个版本的电影,尽管还有一些可以改进之处,但不可怀疑的是,它是一部再现和复原了人民作家柳青伟大人格和精神的成功制作。首先,它真实地再现了五六十年代陕西关中农村农民真实的生活环境和时代氛围,那么多群众演员,光他们身上露着棉絮的袄裤,要呈现、复原都要花费很大心力和成本,更不要说牛车和各式农具了,柳青一家人最早居住的中宫寺及当时农村集市状况和群众性场景生活细节,竟然把握得让我这个过来人也无可挑剔。柳青的扮演者是著名演员成泰燊先生,他刚出镜,似乎不象,随着剧情发展,却让我这个与柳青有过多次接触,对话的人,觉得他就是柳青,形神兼备,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从西装革履到粗布褂褂,从英姿勃发到老病时的壮心不已,从与王家斌,炳汉等青年农民的交往,到身处逆境时坦然的面对,一个老共产党员作家的本色,深刻在展现在我的面前......我看到的是一个抱负远大,处事沉着坚定,关心群众疾苦,为了帮助当地农民的生活和生产,毅然牺牲个人及家庭利益,一个平凡而伟大的人民作家形象树立起来了。我更感动的是,一个80后的青年导演,对一个已故多年的人民作家的理解和准确把握,达到与主题和人物在精神和立场上的高度统一、亲密融合。从某种意义说,田波就是柳青!


听田波讲,电影《柳青》只是他献给全国人民的第一部大电影,下面他还要继续扎根这片土地,挖掘创作几部更有影响力的电影作品。他将面临更多的挑战和困难,但是我相信,以田波的“狠透铁”(柳青作品中的一个农民)精神,他的理想一定会实现!



作者李星简介: 著名评论家 作家 茅盾文学奖评委 陕西省影视评论学会常务理事,《小说评论》杂志编辑、主编,编审。

相关电影
  • 柳青

    柳青

    暂无评分

    主演:成泰燊,丹琳,师清峰

  • 相关影人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