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电影 > 资讯正文

吴亦凡事件,有些能量超出认知

虎嗅网
 29 次阅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度八卦,作者:炮爷,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昨晚,平安北京朝阳发布了吴亦凡事件的新进展:吴亦凡因涉嫌强奸被依法刑事拘留。

这只是初步的结果,至于涉毒传言、组织化性围猎刚成年、未成年女性等其他更多的事情,需要再等下一步的结果。

吴亦凡事件,是我们公号“深度八卦”开号这几年来,首度为了一件事情连续发声三次,在八卦事件上旗帜鲜明地表达态度和观点。

确实,这件事的社会意义太重大了。

重大到我都不敢去想这次吴亦凡事件,都美竹一旦维权失败,这个社会将面临什么。

吴亦凡和他的团伙,把如何组织策划、以何种名义欺骗、以何种方式灌酒、让女性角色充当中间人、发生关系三天后转钱而不是一天等种种钻漏洞的细节,都生动形象地呈现在了全国人民面前。

如果无法制裁吴亦凡,遭殃的可能远不止饭圈女孩子们。将来很有可能在其他行业和领域会出现吴亦凡的模仿者,利用权势、地位、财富和性别的巨大差别,效仿他去钻法律的空子,持续多年,去有组织、有计划地围猎刚成年的、未成年的、心智尚不够成熟的年轻女孩们。

清楚吴亦凡事件可能导致的社会危害,知道他在2016年的小G娜事件如何一步步精准洗白白,也明白吴亦凡和他关联利益方的能量,所以我此前两篇文章都跳出娱乐八卦讨论,呼吁公权力或行政力量介入该事件。

包括更早的王思聪和孙一宁事件,我也在呼吁停止玩娱乐梗,公权力或行政力量介入。

这两件事情是有典型相似性的,同样有疑似组织化的围猎行为,女性角色充当中间人,上当的不止一人;同样有灌酒行为,有疑似有问题的酒;同样有利用权力、地位、性别和财富的差别,形成的压迫和威胁等等。

王思聪对孙一宁的威胁是,你不同意就爆你黑料,让她在网红圈混不下去。2015年,不从他的朱圣祎,就被王思聪联合几个女网红转发造谣过被老男人包养等微博,被黑得体无完肤。后朱圣祎将王思聪等人告上法庭,胜诉已是两年后,无人知。

都美竹是被威胁全网封杀。


吴亦凡经纪人的言辞,确实有些夸张。但也能反映出部分现状。

很多人不懂明星艺人的资本化,以及资本的具体意思,这里再展开讲一下。

按照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观点,资本是一种由剩余劳动堆叠形成的社会权力。其中的吴亦凡们,是压榨了整个行业的剩余劳动。

他们对剧组压榨导演、编剧、制片,制片人们对外只能讲他们的好话;影视剧的灵魂——导演和编剧需要为他们量身拍片和写稿,男女主角每人带一个编剧,全部得听他们的;导演拍出来不够美,一帧一帧地去修图;对外榨干宣传、策划,明明辛苦付出,半个月的工资只能是明星艺人一天的饭钱等等。

整个产业链上的工作人员,所获得的收入,都无法与他们相提并论。

数不清的小咖明星艺人,出街都要请一大堆保镖,即便没人围观他们,为什么?有足够资本。他们要体现出他们高人一等的权力。

中国影视圈蓬勃发展几十年,果子全被明星艺人们摘走了。他们从事的是全球最好的职业,没有之一,比出身英国皇室都好。这便是无数艺人们一边发牢骚称是高危职业,一边硬塞自己的儿子女儿,各种亲戚到剧组的原因。

我来给大家拉开看看,明星艺人们的收入。行业巨头光线传媒市值300亿,2020年年收入11.59亿,归母净利润2.91亿元。郑爽一部《倩女幽魂》片酬1.6亿,只拍了77天。吴亦凡的片酬又比郑爽差多少呢?

都美竹说吴亦凡在内娱挣了二三十亿。

这个数字是什么概念,吴亦凡2015年归国,他在内娱6年的净收入,按照去年光线传媒的财报核算,顶得上光线传媒十年左右的净利润。

光线传媒市值300亿。

整个行业的价值体系和权力结构,早就乱了套。

吴亦凡们身上凝结的,是仅次于监管、大平台和影视剧巨头之外,最高的权力。

很多都是九年义务教育漏网之鱼的他们,在主导着影视行业相当一部分的内容生产。这也便有了郑爽的闹剧,她能够在《倩女幽魂》剧组,随便安插亲友入组,让亲友担当编剧,丝毫不顾及内容质量,整个剧组都为她所累。她开心就拍戏,不开心就暂停。

他们是整个圈子的权力上位者,上层人。

权力者身边总是跟着一群溜须拍马的食利者,他们的行为总是以权力者的意志为转移。冯萌、毛子异等人,即便是女性,也会心甘情愿地站出来充当中间人,替他到处围猎刚成年的女孩子们,是因为个人利益超越了她们对别人的同情、摧毁了她们对法律和道德的认知。

被围猎的女生秦牛正威、都美竹等多人,和之前的小G娜一样同为单亲,离异家庭出身。吴亦凡和他团队做的事情,和欺辱孤儿寡母的恶霸团伙别无二致。

为什么李雪琴作为北大毕业的高材生,会站出来替吴亦凡呐喊助威,愿意在抖音上替他摇旗呐喊招聘MV女主角。

李雪琴是在2019年靠着抖音喊话吴亦凡,并获得吴亦凡的回应后,一夜涨粉200万走红的。可以说她相当一部分的粉丝基数,就来源于吴亦凡。

李雪琴和5年前站出来维护吴亦凡的马薇薇们一样,自我的阶层认同大过了性别认同。比她更糊的傅首尔,都能被李诞爆料出年收入千万级别。她可比傅首尔的身家高多了,活动多多了。

“明星”和“粉丝”,“大领导”和“民”,便是暗藏阶层的词汇。

什么是影视圈的阶层认知和阶层认同?这本是影视圈子,大家默不作声的潜规则。当年刚走红后的GAI,接受《人物》专访时大嘴巴地揭开过,“以前不相信阶级,现在信了”。还专门发过微博说:

“生活是有阶级的,不想和坐经济舱的说唱歌手有交集”。

同样男明星们黄磊、何炅等人,大佬冯小刚、管虎、成龙等人,不断吹捧吴亦凡多单纯,力挺他,更知道吴亦凡这些事情的背后是怎么回事儿。

他们也知道,现在影视圈性围猎年轻女孩子们的人,是只有吴亦凡吗?是只有流量男明星吗?

大家对明星艺人们资本化能量的认知,远远低于他们的实际情况。

明星艺人们,为了利益最大化,权力欲望无限膨胀,无序扩张。他们对外要话语权和舆论主导权,全面塑造其正面形象,拉拢平台,收买媒体和自媒体,只能发正面的文章和视频,只传播正面导向的话语,媒体的稿子要逐词逐句地审核。

再利用豢养的律师事务所,到处发函警告、删除和起诉各种负面评价。比如2019年8月,吴亦凡和星权律师事务所,就告赢过三例说他“选妃”的,获赔16.5万元。


2016年,小G娜等众多年轻女孩,出来爆料重锤吴亦凡的时候,他能一夜之间全部洗白,清洗多数负面评论和爆料。

轻松控制拿捏的媒体和舆论环境,估计连吴亦凡本人都以为自己是个天真无邪的干净男孩。这些年吴亦凡等人的行为,越发肆无忌惮,以为所有事情皆可瞒天过海。

确实,他们身上凝结的权力惊人,惊人到超出公众的认知。郑爽被官方多次点名定性,彻底凉凉后,还有XX电视台、XX平台和各方势力在联合搭救。

前段时间,吴亦凡事件出了第一次通报时,他还在各种公关,他相关的稿子还能同时被新浪娱乐等多个平台、《北京X报》等媒体扭曲定义成“都美竹想红”,说“行为放纵,早晚接受道德审判;恶意炒作,势必受到法律的制裁”,也是基于这样的背景。

畸形的价值体系和权力结构的影视圈,现在已经越来越难生产出符合大众口味的文化产品。他们自身八卦故事的离奇和复杂程度,已经远超他们主演的影视剧。

他们在不断地向国人展示,愈演愈烈地的明星艺人们的嚣张程度,从范冰冰的偷税漏税高达数亿、到郑爽正大光明地代孕生子,再到吴亦凡涉嫌强奸女性,疑似涉毒等等,屡次挑战公众和社会的底线。

昨晚,吴亦凡被刑事拘留后,韩国网友的感慨,或许是整件事情最恰当的注脚,中国和韩国终归是不一样的。中国不会允许出现逃脱法网的明星李胜利。没有任何资本,能够超越法律,保下吴亦凡。

耐心等着看吧,作恶的人和势力,都会迎来清算的。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