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电影 > 资讯正文

专访总导演金磊:创新不变、创新不断,《中国好声音》的十年音乐路

影视产业观察
 112 次阅读

随着李克勤战队的伍珂玥夺得了总冠军,《中国好声音2021》十周年总决赛落下了帷幕。

作为中国目前最长寿音乐综艺之一,“好声音”已经走到了第十年。从2012的横空出世,到2021的十年之约,1682位学员登上了“好声音”的舞台,实现了自己的音乐梦想。梁博张碧晨周深、吉克隽逸、黄霄云等从“好声音”走出的音乐人,正逐渐成为当今华语乐坛的中坚力量。

回顾这十年,各类音乐综艺层出不穷,从流行到原创再到垂直类小众音乐。在变幻莫测的综艺市场,《中国好声音》走过了怎样的一段旅程,它为什么可以做到第十年?相信陪伴这个IP走过十年的总导演金磊最有发言权。

十年,“好声音”不断成长

“好声音”十周年总决赛开篇,就给所有观众来了一次回忆杀。那英的“小二班”、周杰伦的“地表最强战队”以及庾澄庆的“哈林战队”的往届导师学员,带来了感人的合唱,用歌声表达了“好声音”十年来,始终不变的对梦想和初心的传承。

2012年,《中国好声音》的首播点燃了那个夏天所有守在电视机前观众的热情与期待,节目以转椅盲选的方式剥离开对歌手外表的过分关注,让音乐综艺更专注于声音本身的魅力。

此后,从标志性的“红转椅”到“导师战车”再到“魔镜转椅”,从“歌单点人”到“ 一键封麦”,十年以来,每一季的“好声音”都尝试在赛制上变换花样有所突破。内容与形式的不断自我迭代,凸显出《中国好声音》对华语乐坛的陪伴与见证意义。

今年,节目在赛制上又一次实现了升级,设置了4位导师与4名从好声音走出的助教构成“4+4”的评选模式,在音乐审美与视野上增添了两代音乐人不同的视角,为节目带来了新的看点。

在金磊看来,导师与助教之间的交流、碰撞,形成了两代音乐人的对话,对这个已经走到第十年的节目来说,是非常有意义的时刻,“在过去的九年,从’好声音‘的舞台上走出了许多优秀的音乐人,他们现在正冉冉升起成为中国流行音乐的中流砥柱,所以我觉得,第十年曾经的学员们带着自己的音乐态度、音乐审美重回舞台,这是‘好声音’大家族团聚的时刻。”

同时,《中国好声音》的“成长”不仅仅存在于赛制之上,还来自选手这一环。从上一季节目开始,选手年龄层就逐渐趋向年轻化,95后的年轻歌手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说唱、乐队等多元的音乐形式也更常见。

年轻化的学员,带来了许多个性十足的选曲和舞台表演,来自拉萨的藏族少年才旺罗布,一首R&B歌曲《看起来不错其实也还好》演绎了情侣间貌合神离的矛盾,获得了导师那英的青睐;三个年轻人组成的“发条月亮”乐队,用一首动人的《It's Time To Say Goodbye》为观众带来了一场久违的摇滚音乐体验;而姚晓棠一首《太阳》,情绪呈现得明亮饱满,唱出了出她对歌曲的独到理解,收获了51位媒体评审的全票通过。

一直以来,《中国好声音》的舞台都吸引了众多志同道合的草根音乐爱好者。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当下可以说并不缺让草根歌手展示自己的舞台,他们不需要通过音乐综艺才能走红,那为什么“好声音”的舞台依然充满着吸引力?

在金磊看来,之所以走到第十年依然还不断有新的选手愿意走上“好声音”的舞台,是因为从2012年第一季首播到现在,节目的价值内核从未改变,就是始终拥抱当下最最鲜活的年轻人,“节目就像是当下年轻人的精神乐园,前两季节目选手的主体可能大多是85后、90后,现在十年过去了,很多95后的年轻人参与进来,未来可能是00后甚至05后的孩子们会簇拥到这个门口,等着加入这个精神乐园。”

好作品需要时间沉淀

今年,《中国好声音》非常大的一个突破在于原创音乐的含量有了大幅度提升。全国24强的学员名单中,有11位学员展现过自己的原创能力,盲选阶段,几乎近一半的歌曲都来自于学员的原创。

而产生这一变化的根本原因在于,从去年开始,《中国好声音》就增加了原创赛道,鼓励年轻人多创作、多创新,给予了原创音乐人更多展示的机会和发展机遇。

其实纵览近几年的音乐综艺,或多或少都着了“情怀”的魔,老歌新唱、经典翻唱......似乎不把观众的眼泪唱出来都不算完。有网友统计,在《我是歌手》的舞台上,张学友的《秋意浓》《爱是永恒》均被翻唱过四次,就连不怎么算老歌的《平凡之路》也曾经被翻唱了三次。

但在一年复一年的消费中,数十档音乐综艺已经把华语乐坛的经典歌曲都挖掘得差不多了。如今,“翻唱老歌”在不少网友看来,颇有些“吃老本”的意味,回忆所带来的滤镜可以说所剩无几。

“‘好声音’的主旨是希望当下活跃的、有音乐梦想的年轻人来到这个舞台表达自己。翻唱经典可能是一种表达方式,但他们内心对音乐渴望的原动力、创造力,才是更重要的。”金磊告诉影视产业观察记者。由此,“好声音”突破性地增加了原创赛道,让更多的原创音乐作品被观众知晓。

今年,“好声音”舞台上创作型学员空前增多,比如来自广东的于梓贝,以一首原创粤语作品《散场预言》,收获了李荣浩、李克勤两位导师的赞赏;凭借短视频走红的王靖雯也凭借多首原创作品,多次登上了微博热搜榜。无论是对“情怀杀”有力的回击,还是致力于为华语乐坛发掘和输送优秀的原创音乐人,我们能够看出节目进一步扩充节目内涵的决心。

但原创作品多了,新的问题又随之而来。由于很多歌曲是首次与观众见面,传唱度自然很难与经典老歌抗衡,出圈的程度自然也大打折扣。翻唱老歌有“卖情怀”之嫌,唱自己的原创作品又难以立即与观众建立链接,所以这个音乐舞台,究竟需要样的作品?

对于这个疑问,金磊表示,“好声音”是一个多元的、开放的舞台,只要是能够打动你的声音、作品,都应当被捕捉到。同时,他也认为原创作品有长久的生命力。他用上一季“好声音”总冠军单依纯在盲选时演唱的《永不失联的爱》举例。这首诞生在2017年的原创作品,正是在经过了三年时间、多位歌手的翻唱后,才最终在短视频平台收获了百万的点击量,让越来越多的人找到了共鸣之处。

“我们不用着急在当下一定要收获多少的点击量,真正用心的作品,总是需要靠时间去证明的,我是希望‘好声音’的舞台上面能够养出这些优秀的作品来。”金磊说道,“我觉得要放开这个原创的平台。因为当下越来越多年轻人,在积极地写词、写曲,通过自己创作的作品去表达自己对生活的感受和感悟,这种状态我觉得是非常值得鼓励的。”

“好声音”会做多久?我希望越久越好!

记得在这一季“好声音”的开播发布会上,导师汪峰这样解释自己坚持加盟节目的原因:“大家想想什么事情能够坚持十年,这就是我站在这儿的理由。”而对于一档节目来说,能够走过十年,本身也就意味着市场和大众的认可。

“梦想舞台”、“高质量曲库”……这些称号都是观众曾给与“好声音”的赞誉,而这背后,是节目对学员质量的坚守,以及对音乐初心持之以恒的坚持。这十年间,“好声音”为普通人开启了通往音乐殿堂的大门,成为了众多音乐爱好者交流切磋的平台。

但很显然的,在竞争激烈的综艺市场,“好声音”的这十年走得并不容易。一方面,作为一档老牌的“综N代”,它面临着众多全新节目的冲击;另一方面,如说唱、乐队、电音等各类节目逐渐占据了音综市场的半边天,音综的垂直化已经成为一个必然的趋势,“好声音”作为一档大众化的音乐节目,面临着极大的挑战。

对此,金磊有着自己的想法,他把“好声音”比作音乐人的“奥运会”,是最多元的一个大家族,当一个家族发展到一定的规模,土壤足够肥沃的时候,都有做成一个垂直的音乐节目的可能性。“在过去的四五年中,垂类音综蓬勃的发展,而好声音从第一季开始,就非常鼓励并且张开怀抱去拥抱多元的音乐风格,就像导师刘欢曾说,我们能够为小众音乐提供更好的营养和环境,从这个角度来看,‘好声音’好像起到了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金磊说道。

“好声音”的十年,见证着无数平凡人对音乐的梦想与坚持,也见证着综艺市场的起伏。行至今日,“好声音”似乎不仅仅是一档音乐节目,更是以音乐为载体,以梦想为动力,源源不断地为华语乐坛输送着新鲜血液的一大平台。

最近几年,几乎每一次的采访,作为节目总导演的金磊都会被问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好声音”还会办多久?在他看来,中国流行乐发展其实只有30多年,才刚刚开始,很多的音乐类型还在发展,并没有到成熟的状态,每年也依然有很多热爱音乐的音乐人,在各大音乐平台上面推出原创音乐作品,而“好声音”就扎根在这样一个土壤里。

“能办多久这个问题,的确考验着我们作为一个专业的一个电视人或者一个传媒人的水准。”金磊说道,“‘好声音’原则上可以一直办下去,但是能办几季,能够把它真正做成一个高水准、深入人心的节目,其实更多的是对我们自己的一个拷问和鞭策,我们希望能够越久越好。”

— THE END —

作者 | 李杨

主编 | 彭侃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