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电影 > 资讯正文

专访 | 志胜:当一个脱口秀演员拥有了这样一张脸

影视产业观察
 242 次阅读

“你要想自嘲,你一定要让别人知道你不在意,你自己放松,自己笑了,就相当于和观众达成一个共识:你是快乐的。这个事情很重要。”

文 | 劳骏晶

专访电台 | 欢迎收听

徐志胜与众不同,他总是乐乐呵呵的。

脱口秀大会第四季结束了,徐志胜是走得最远的新人,最终拿到了第四名。

一整季,他讲了各种各样的话题:相貌焦虑、色盲、相亲和恋爱,但这些话题下,大多段子都有一个统一的起点,他那张特别的脸。在精确的技巧和表演加持之下,志胜爆发出了巨大的喜剧能量。


徐志胜有一张天赐的脱口秀演员的脸,不漂亮,但非常有戏剧性。因为这张脸,仅仅是讲自己的经历故事,志胜就能让它们自然滑向荒唐可乐的那一面。

大家笑了,笑得忘记了志胜这些故事背后是根深蒂固的有关美丑刻板印象。但幸运的是,观众不为他感到心酸,因为徐志胜自己,很快乐。他的段子里很少有明显的愤怒、怀疑、不解,全都是开心。

鸟鸟说,志胜的表演给了她挺大的挫折感。尤其是志胜在讲心理问题的主题时,他的段子没有给观众任何复杂的感受,他就是让观众想笑。鸟鸟说,“他超越了很多伤痛,他选择自己消化完,一点没有传递给观众,他是站在这种立场去表演讲段子。”

 相貌  

仅仅是讲自己的经历故事,志胜就能让它们自然滑向荒唐好笑的那一面。

他有一项成为脱口秀演员的天然优势,一张看着就逗趣的脸。在刻板的审美里可能都算不上“普通”,他有一双极小的“丹凤眼”,笑起来的时候更加上扬。当他做出不解的表情时,眉毛倒挂下来,与丹凤眼两相呼应。

发型尤其增加了这种幽默感。

在第二场表演里,志胜提到了自己的发型,他开始脱发,导致右侧额头那一绺卷发孤零零没有了归属,“既不属于这一边,也不属于那一边。”

这是志胜作为一个喜剧演员的天然优势。志胜挺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不光是观众一见到他就开始笑,还有同行也乐于调侃他,说一些酸话:志胜是生在喜剧终点上的男人;他的长相就是老天爷赏饭。

“只不过是把饭碗砸脸上了。”志胜也自嘲。

以长相做出发点,他的段子有了专属于他的独特走向。这一期志胜讲了自己是红绿色盲,因此过红绿灯时,就要等人先过。当一个女孩儿看到志胜跟着自己加快脚步时,就会感到不安全。故事荒诞,并且只有志胜能讲。

“这样的段子,庞博就讲不了。”程璐总结,因为庞博长得好看。

志胜在脱口秀大会上的第一场就讲了一个段子,自己刚上场,观众就乐了,这叫“天生我材必有用”。这是真实发生的事儿。那是2019年长沙的一场演出,他走上台,一句话没说,观众就笑了五分钟。

那个瞬间,志胜是快乐的,他从大家的笑声里感受不到敌意和讽刺,而是一种喜爱。情绪是一种奇妙的东西,会通过五官、语调、肢体语言甚至气味传递。

就像脱口秀演员能敏锐地感知观众的情绪,观众也能迅速捕捉到台上演员的情绪,他们放肆地笑开了,因为知道志胜这位演员在此时,也是坦然的。

 第一个五分钟  

志胜从小就有逗人笑的天赋能力,学生时代围在他身边听他讲笑话的同学们,让他有了存在感,一次次对抗容貌到来的自卑感。

不过他的第一次登台也没好到哪里去。

2018年12月17日。徐志胜提前两个小时到了北京一个叫706青年空间的地方。这里会进行一场脱口秀表演。那时候《脱口秀大会》这个节目还不存在,“脱口秀”只是一种小众的表演,在酒吧一角,几把椅子围着一个立麦,就算舞台了。观演不用买票,买杯酒就行。

他早前在网络上看到周奇墨一个段子。周奇墨讲到自己被咬了一个膝盖大的蚊子包,蚊子是在腿上吐了吗?这个段子触动了他,开始产生对脱口秀的兴趣。他关注了单立人的公众号、参加他们的公开课,最后准备了五分钟的稿子,得到了这个上台的机会。

等了两个小时,徐志胜等来了所有的演员,也没等到一个观众。他就给演员讲。

这第一个五分钟,志胜讲了一些大学生活的琐事儿,食堂不干净,学校男女比例等同于水浒传这样的内容。

没有效果,演员连笑都没笑,只在那儿点头,志胜感觉,他在那儿发表了一篇演讲,讲得有道理。

不过这完全没让他感到挫败,第二天他又去了,这次来了七八个观众。还是些生活琐事儿的段子,效果意外得很好。观众笑了,老演员告诉他,没想到今天效果最好的是你这个新人。

徐志胜的脱口秀之路由此开启。等到他研究生即将毕业时,正是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播出后,市场突然好起来。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志胜的收入变高了,一个月光是这个脱口秀的爱好,就能让他挣万把块钱。

毕业后,徐志胜成为了全职脱口秀演员。

 一个关于“怪物”的段子  

第一期的原稿里,徐志胜删掉了一个关于“怪物”的段子。

小学时候,他被一个同学叫怪物。“你长得真像怪物。”那个同学这样说。志胜想把这个当作笑话:“从那以后我都不敢看奥特曼的动画片了。”

不过想来想去,志胜还是删掉了这个梗。现场观众是善良的,怪物会引起同情,如果观众陷入这个情绪里或许就笑不出来了。最后,这个梗用别人不自觉安慰他的长相来代替了。

这小时候的徐志胜因为相貌受到的严重伤害,他想要说出来,想让大家知道,这个社会上存在很多对相貌的真实歧视,而不是仅仅是他段子里那些不经意的或者轻描淡写的伤害。

但更重要的是,对他来说,说出来,就是疗愈的过程。徐志胜在线下讲过“怪物”的段子,有时候效果也不错。

上一季,同样以调侃自己的长相、贫穷而被人记住的何广智,形容他和志胜的区别:是志胜完全不在意自己的长相与众不同了。“我比他绝望得更彻底,他对自己还心存幻想。”志胜取笑说。

把自嘲变成笑点在志胜这里也有一个不断的过程。一开始登台时,他从不调侃自己的长相、口音,这些东西就像房间里的大象,他不去触及,观众也不会贸然地笑。

直到他习惯了舞台,完全放松,上台就与观众交流调侃时,大家才开始因为他的形象而发笑了。

自嘲是最好用的出梗武器。“你要想自嘲,你一定要让别人知道你不在意,你自己放松,自己笑了,就相当于和观众达成一个共识:你是快乐的。这个事情很重要。”

观众们意识到了,尽管徐志胜生活中遇到不少长相的歧视,但他现在是快乐的。观众不知道的是,是台下的笑声,逐渐消解了徐志胜一直以来因为长相而遇到的种种微小刺痛。

这是台上台下一起建立的某种共同的“安全感”。作为旁观者,因为徐志胜的低姿态和坦然自嘲,观众没有被冒犯,可以放松地笑。

同时,台上的志胜也感受到了安全。

他说,“我在舞台上最近越来越感觉到观众是喜欢你的,观众是爱你的,这会让你在舞台上得到很大的抚慰。无论你经历什么事情,你讲出来之后,发现原来大家是给你这样的反应,这个事情对你没造成伤害,反而能够让大家笑,我感觉这真的是一个疗愈的过程。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