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电影 > 资讯正文

《长津湖》导演林超贤:开机前忐忑不安,恶补历史课

中国电影报
 305 次阅读

|杜思梦

 编辑|姬政鹏

长津湖》把林超贤“逼”出了舒适圈。

博纳总裁于冬找到他的时候,距离《长津湖》开机只有不到一个月时间。

“我没有信心”,林超贤的回复直接。听说留给自己的筹备期顶多俩月,还是部关于抗美援朝的战争片,无论时间还是历史积累,林超贤都觉得自己“做不到”。用他的话说,拍这部戏,他其实一直没有信心。但既然答应下来,无论怎样都要尽力去做。

恶补历史,从零建组,设计战术,为了一组战争镜头,摄影师跟着林超贤反复测试修改,连拍足球比赛的摄影器材也被拿来做了实验。林超贤想用立体的表现手法,拍出志愿军战士用血肉抵抗强敌的意志。而这种意志,正是当年装备落后的志愿军能够战胜武装到牙齿的美军的关键所在。

对林超贤而言,拍《长津湖》,同样是在用意志“战斗”。香港土生土长的林超贤最怕冷,偏偏《长津湖》要在平均气温接近零下20度的北方拍摄。林超贤“抱怨”,天气冷得把枪械都冻得“不听话”了。在低温、冰雹、沙尘暴的陪伴下,林超贤无奈表示,有时候他一天只能拍一个镜头,《长津湖》算是他迄今为止,拍得最慢的一部电影了。

寒冷改变的还有林超贤的内心,当初,这个被合作过的演员“吐槽”为“魔鬼林”的导演,拍完《长津湖》后似乎变柔软了,每每亮相公开活动,他总不忘为演员们“叫苦”,“这部电影要经过三位导演的拍摄,时间很长,又是在这么恶劣的天气之下,对所有演员来说是一个很大的精神煎熬。”好在这班演员“他们的意志、决心都很足,非常能熬”。

对于已经上映的影片,林超贤相信,银幕上,用血肉铸成钢铁长城,不畏强敌、骁勇善战的中国军人将吸引更多中国观众走进影院。

恶补历史,尽力去做

《中国电影报》:是怎样的机缘接到《长津湖》的?

 林超贤:2020年10月,我正在准备《紧急救援》上映的事情,有一天于冬老板找到我,问我有没有可能来拍《长津湖》。当时计划要火速开机,只有一两个月筹备时间,我没有信心,担心自己做不到,就婉拒了。

后来,于老板又不断邀请了我好几次。没办法推辞,所以就答应下来,我其实一直都没有信心。抗美援朝的事情,我虽然知道,但是很多故事和背景我是很陌生的。我马上恶补所有的历史背景。既然这件事要进行,那我们怎么样都要尽力去做。

《中国电影报》:《长津湖》是由您与陈凯歌、徐克三位导演共同执导的,您主要负责哪部分?

 林超贤:我要兼顾所有的动作设计。

《中国电影报》:您认为《长津湖》这部电影最吸引观众的地方是什么?

 林超贤:抗美援朝这个历史事件,每一个中国人都有认知。当时我们中国的军人是用血肉长城面对强大的美军,他们骁勇善战,完全凭借意志打赢这场仗。认真地说,这场仗赢是赢在意志,用意志去打一个充满自信且强大美国军队。观众应该会想在大银幕上看到这场胜仗,去看当年我国军人的意志。我觉得这是最吸引人的地方。

太冷了!有时1天只能拍1个镜头

《中国电影报》:除了历史背景,筹备时间短,这部戏对您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林超贤:第一个就是天气,我自己是很怕冷的,我之前拍《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多热都没关系,反而一冷,对我就是很大的挑战。

电影故事是发生在一个寒冷的季节里,陈凯歌和徐克导演比我更早开机,他们面对天气的寒冷程度比我更严重。但是,当我作为一个没有这方面经验的导演,要来拍这样背景下的一个电影的时候,整个工作的流程、进度,对我来说都是很大的挑战。

为了符合当年志愿军行军需要隐藏行踪,大部分是夜晚行军的情况,拍摄时,我们大部分都是夜戏。再加上严寒天气,对所有人的进度、意志都是很大的挑战。我们拍半山民宅那场戏,连续拍了很多个通宵,真的是很大的挑战。

《中国电影报》:天气寒冷对机器的运作和演员表演有产生影响吗?

 林超贤:天气寒冷最先影响到的是整个进度。这部电影是我拍片以来最慢的,我每天能拍的内容是有限的,一天有时候只能拍到1个镜头。

我们在山区拍摄,平均零下十几度,每晚一定会遇到风,基本上是零下20度的身体感受。我们还遇到了其他恶劣天气,比如沙尘暴、冰雹、下雨,这么冷的天气下再加上下雨,体感温度就更低了。

演员穿的衣服也是问题,基于历史背景,演员不可以穿大袄或者很御寒的衣物。

接下来是时间,电影中有些场面会动用到1000个临时演员,这1000个临时演员的服装准备、御寒措施准备等等,也会花很多时间。

枪械也是大问题。电影中,我们用到的很多武器配备已经算是“古董”了,让他们保持一个良好的发射状态,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枪械就一直出现不配合、不听话的情况,又花了很多时间,导致现场的进度会慢很多;还有进场设置、场景表达、道具、放烟、放火、下雪等,有很多现场特效,又会很耽误时间。

用镜头表达多个立体战术

《中国电影报》:您一直都很注重动作设计,这部电影在时间这么紧张的情况下,有没有给自己一个目标?

 林超贤:这个确实是我在设计的时候要探索的重要问题。因为《长津湖》不是一个现代战争电影,和现代思维、现代战争装备、现代战术思维等等,都会有很多差异,这些都是困难。

所以我这次就集中设计镜头表达多个立体战术,因为现代战争是讲立体战术,但当时来说志愿军是没有立体战术的,是比较二维的,如果用三维来表示立体的话,他们就像还在一个二维的平面世界里去打这些战役。

比如有一场戏是我拍一个干涸的河床,美军正派战斗机在周围搜捕,志愿军已经来不及穿越河床,只能立刻原地躲藏,希望美军误以为下面的都是尸体。我一直在想要怎样表达这场戏,最后我就有了一个很大胆的设想——一镜到底。不过拍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拍摄难度很高。难度高的原因是,现场镜头的运作是一个比较大范围的调度。因为拍河床有近有远,还有飞机等等,什么时候摄像机要升上去拍飞机的穿越,什么时候再降下来拍特写,可能是一只眼睛的特写,都需要设计。

《中国电影报》:这场戏是如何实现的?

 林超贤:我很幸运遇到鲍德熹,他很专注帮我做这场戏的设计。我们试了很多不同的器材,包括用到“飞猫”(索道摄像系统)。它通常这些都是用来拍美式足球比赛或足球比赛等等。我们当然也发现它有弱点,如果是做大的运动,或者大幅度的移动,“飞猫”是很好的,而且很快,速度上也是可以达到某个程度的。但是,它拍细节镜头就不行了。那我们就需要用其他一些仪器、器材来配合不同的场景需求,结果我们可能分了大概十个镜头,去满足不同大小的镜头表演,最后再组合。

点赞!这班演员非常能熬

《中国电影报》:您曾经说,《长津湖》这班演员太难了,怎么会发出这样的感叹?

 林超贤:《长津湖》这部电影要经过三位导演的拍摄,时间很长,又是在这么恶劣的天气之下,对所有演员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精神煎熬。他们可能刚从上一个导演到我这边,有些剧情可能会有变动,所以除了要兼顾他们的表演以外,还要兼顾在其他导演那边和我这边的不同。但我觉得这群演员都很好,因为他们的意志、决心都很足,他们都非常能熬。

《中国电影报》:跟吴京和易烊千玺合作,感觉如何?

 林超贤:这次是第一次和吴京合作,他真的是非常资深的演员,他以前也拍过很多港片,和香港导演合作也很有经验,他可以很快领会我的想法。坦白说,我的普通话不太好,但他很快就能理解我要的东西,甚至还会帮我解释给其他演员听,帮我负责了很多事情。动作表现上也不需要对他有任何怀疑,军事上的事他也很了解,他真的对我这边的拍摄帮助很大。

另一个是易烊千玺,我非常欣赏这个年轻人,很专业、很勤奋、很努力,表演上也都很有水准,表演的时候很清晰,可以说没什么杂念,他的戏也很到位,我非常开心。

相关电影
  • 红海行动

    红海行动

    3DIMAX
    9.4

    主演:张译,黄景瑜,海清

  • 相关影人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