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电影 > 资讯正文

《鱿鱼游戏》的“真人秀制作启示录”

犀牛娱乐
 237 次阅读

文|方正   编辑|夏添

鱿鱼游戏》杀疯了。

 

Netflix史上开播观看量最高剧集,上线四周全球观看人数达1.1亿,而在菲律宾、智利等各大洲82个国家/地区登顶Google搜索量首位,令该剧真正意义上实现了“全球爆火”。

 

反全球化大潮下,太久没有剧集能在全世界火到如此级别。《鱿鱼游戏》的爆款效应持续发酵到了剧外,扣椪糖、晒人偶、cos粉色蒙面人成社媒新流行、电商热卖新宠儿,梨泰院地铁站的剧集实拍地、巴黎街头的官方体验店迅速跻身网红打卡地。


眼红于韩国这波漂亮的文化输出,国内影视业则掀起了关于怎么“抄”《鱿鱼游戏》的大讨论。然而,456人参与“大逃杀”模式生死局,血腥残暴的“赢者通吃,输者枪毙”规则,几乎宣判了该剧集的中国化丧失过审可能。

 

如此,不妨让我们换个视角看。

 

倘若剥离掉剧集的血腥暴力元素,《鱿鱼游戏》的制作模式其实更接近于一档真人秀。“由嘉宾在规定情景中,按预定的游戏规则,为了一个明确目的做出行动,并被记录下来做成电视节目”,这番真人秀的定义简直可拿《鱿鱼游戏》做范例?


第7集“多国VIP贵宾观察团”的到来,揭示出这场游戏被全程实时直播、被观看的综艺节目本质。从“选秀101”式铺垫选手前史,到6组简易精巧的游戏设计,再到极端情境下塑造人物个性,《鱿鱼游戏》表现出全方位的节目制作思维,给综艺导演们上了一堂生动的“真人秀制作示范课”。

一堂真人秀制作示范课

就在观众跟随男主沉浸于惊悚游戏场景时,镜头陡然一转,一位头戴面具、手持酒杯的神秘男人端坐在沙发,实时注视着电视荧幕,像极了一名真人秀导演。

 

如若纯粹以真人秀制作的视角去解析《鱿鱼游戏》,它确实能在多个维度上为我们制作真人秀综艺提供诸多有建设性的参考。

 

首先是其综艺游戏的设计理念。简单易懂、快乐上头,足以概括我们在看321木头人、打弹珠等“全球通用”童年游戏时的心理感受,各国观众都很容易就被带入情景之中。


长久以来,赛制复杂、难懂常是国综被人诟病的地方(疑因节目组操控黑幕之需),寻求开心解压的观众常常被赛制搞得晕头转向、不明就里,《鱿鱼游戏》提醒了我们,或许最简单的游戏就能制造出炸裂的综艺效果。

 

但综艺游戏只是真人秀的组成模块之一,《鱿鱼游戏》的第二个优点,是它合理调配了真人秀和游戏部分的内容比重,起到了1+1大于2的累加效果。

 

9集体量的《鱿鱼游戏》,主创设计的“游戏”数量仅有6个,这意味着它留有充分的叙事时间给予非游戏部分。第2集最为典型,在经由民主投票中断游戏后,此集花了大篇幅去“平行剪辑”主角们回归现实后的地狱般生活,这部分犹如选秀综艺舞台表演前聚焦选手前史、家庭、日常以帮助铺垫人设的真人秀环节。


败家啃老、妻离女散的“废柴男”成奇勋,才子陨落、投资惨败的“伤仲永”曹尚佑,误伤老板、走投无路的“外籍劳工”阿里,观众之所以能与这些主角选手们共情,第2集里对他们日常生活“真人秀”式的记录起到了关键铺垫作用。

 

《鱿鱼游戏》的故事之所以带给观众强烈“上头感”,要归功于主创在布景、美术、配乐等细分工种上的细致拿捏,这些亦是一档真人秀打出品牌记忆点的关键。

 

从第一个“321木头人”游戏开始,明显的布景折痕就在表明,这是一个棚内模拟室外场景的封闭空间,布景上就给观众植入了《楚门的世界》式真实与虚幻混杂的心理暗示,这是观众沉浸进故事的入口。


美术则为故事同时涂抹上梦幻与残忍。蓝、粉、黄色调为主的孩童游戏场、321木头人人偶,粉、黄色元素调配成的楼梯走廊,营造出绚丽浪漫的氛围,与选手们压抑的比赛心理生发出极致反差,高饱和度的色彩给观众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点。

 

洗脑的阴间配乐是故事的催化剂。人声吟唱既有着古典乐般的优雅感,奇怪的卡点节奏又生出令人头皮发麻的惊悚感,以至于很多观众在微博评论区留言,看完《鱿鱼游戏》的当晚入睡前,总感觉这段阴乐还在耳边久久环绕。


还有由三角形、圆形、正方形拼接成的“游戏品牌符号”,设计简单精巧,与《极限挑战》“这就是命”logo一样深入人心。可见,《鱿鱼游戏》在布景、美术、配乐多个制作细节上配合出色,以强品牌视觉记忆持续占领观众心智,这些设计很值得真人秀制作方去学习。

综艺游戏如何“以小博大”?

《鱿鱼游戏》提醒了我们去重估综艺游戏的价值,综艺里的小游戏看似简单,却是最容易制造综艺效果的环节,好游戏很容易“以小博大”制造出圈级综艺名场面。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犀牛君觉得,《鱿鱼游戏》的游戏设计理念与韩综《Running Man》(或者国内版本的《跑男》)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们的核心思路都是“大人们玩小孩子的游戏”。

 

无论是撕名牌、铃铛追击,还是画片王、指压板、泥潭游戏,他们都是孩童时期常玩的游戏,或是儿时游戏的改良版,制造“最纯粹快乐”的游戏环节亦是Running Man嘉宾间制造出最多综艺笑料、名场面的部分。


童年游戏最为简单易懂,它的好处大致有二,一是降低观众看节目的理解门槛,只为满足观众解压、好笑的最直接需求;二是有助于新嘉宾与老嘉宾间迅速打成一片,借由大家都会玩的小游戏“破冰”,能最大可能激发综艺嘉宾间的化学反应。

 

一个合适的综艺游戏甚至能直接成就一档节目, “撕名牌”之于《Running Man》便是这样的存在。作为节目核心玩法,撕名牌可以说是助力该节目出圈的头号功臣。但反观国内综艺生态,我们始终未推出带有中国本土化游戏基因的真人秀。

 

《跑男》里的撕名牌、指压板皆是引进原版《Running Man》版权移植而来,他们的火爆是“复刻的成功”。国内有一定本土特色的游戏类综艺要属《快乐大本营》《王牌对王牌》,无论传声筒、你画我猜等游戏都来源于国人日常生活,但这些游戏一来创意稍显单调,二来长期沿用观众早已审美疲劳,没有撕名牌带给观众的新鲜感。


此次《鱿鱼游戏》爆火,很多网友开始畅想中国版《鱿鱼游戏》可选拔的本土游戏类型,有人推荐丢手绢,反应慢的射杀;有人安利打陀螺,限时内陀螺全部落地的队伍被爆头;有人想起了扔沙包,一种沙包触地会爆炸,一种不会,看选手们怎么抉择。

 

虽说上述只是网友们的脑洞臆想,但这些未必不能成为国综制作人做节目的参照。《跑男》曾在指压板比赛里加入过广场舞元素,老鹰捉小鸡、麻将也曾被融合进游戏环节,这些有中国特色的传统民间游戏,将是真人秀综艺游戏开发的宝藏之源。

 

虽说童年游戏胜在简单,但很难说综艺游戏就要遵循“简单为王”。事实上,国综游戏近年来有涌现出一大独具特色的类别,就是《极限挑战》前导演严敏引领起的“类剧本杀式烧脑游戏”,这类游戏以智力较量展现出明星更真实、立体的性格面向,成就了不少名场面。

 

例如《极限挑战》的嘉宾张艺兴,曾在某期节目里完成从“小绵羊”到“羊精”的进化,与他感情颇深的孙红雷忍痛开枪“杀死”艺兴的画面令不少观众落泪。像这样在导演思维下,以精巧的游戏设置凸显明星个性的拍法,值得国综继续发扬光大。

“生存类综艺”是好模式吗?

《鱿鱼游戏》除了启发我们重新对综艺游戏给予重视,还帮我们回想起了一大几乎快被市场忘记的综艺类型——生存类综艺。

 

随着《鱿鱼游戏》在全球爆火,韩国近期真的传出kakaoTV在筹备一档“综艺版《鱿鱼游戏》”的消息。这档名为《男女生存:分裂的世界》的真人生存竞赛节目,透过官方推特招募年满18岁男女参赛者,10天内生存下来、赢得比赛的获胜者可获得奖金韩币一亿元。

 

《男女生存:分裂的世界》令人想起生存类综艺的鼎盛时代。14年,福克斯电视台播出了一档荷兰户外真人秀《乌托邦》,将15位「美国先驱者」邀请到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上做综艺实验,节目当时在全球引发轰动效应和激烈讨论。


不得不说,户外生存类综艺确实具备诸多吸睛要素。将嘉宾们置于极端、危险的野外生存环境下,嘉宾的性格特点被进一步放大、人性的阴暗面逐步显露、嘉宾间互相推诿戏剧冲突强烈,观众“置身事外”则会获得十足的爽感。

 

在生存类综艺元素过多的《鱿鱼游戏》热度带动下,我们很可能将看到生存类综艺新一轮的爆发。国内曾效仿《乌托邦》节目模式推出综艺《我们15个》,但节目当时并未掀起多少市场水花、还遭遇过停播风波。

 

其实因国内审查环境所限,危险性较高、容易引发道德伦理争议的生存类综艺能在国内呈现出怎样的内容尺度,是个未知数,这让此模式能否在国内再度落地被打上问号。

 

就在犀牛君即将文毕之时,一则新消息打开了我们对国产版《鱿鱼游戏》的新期待。在优酷平台全新发布的“2022优酷精品先鉴会”片单里,一款名为《鱿鱼的胜利》的新综艺赫然在列。

 

该节目被定位于“全国首档游戏社交剧综”,将采取儿时游戏回忆杀搭配强剧情推进和组团作战的节目模式,PPT举例不乏丢沙包、丢手绢、跳马等经典国民游戏。


该综艺项目目前在网上引起评论两极,有网友认为该综艺纯粹蹭《鱿鱼游戏》热度,太low,亦有网友期待节目将如何帮助我们重温儿时的游戏欢乐时光。

 

在“鱿鱼游戏热”持续升温的大环境下,无论国内还是国外,一场有关《鱿鱼游戏》综艺化项目的开发混战已经打响了。


相关电影
  • Running Man

    Running Man

    9.3

    主演:刘在锡,池锡辰,池石镇

  • 相关影人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