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电影 > 资讯正文

骂陈佩斯,你也配?!

电影派
 153 次阅读

春晚小品,大家都看过。

如果要选巅峰之作,你想到的是哪个?

《卖车》《卖拐》《不差钱》……

“小品王”赵本山有前辈:陈佩斯

1979年,陈佩斯试水电影之作《瞧这一家子》。

为中国喜剧电影一举开创了“父子情境喜剧”。


1984年他与朱时茂合作《吃面条》,又开了央视春晚小品的先河。其后,喜剧事业双开花——小品:《胡椒面》《主角与配角》《警察与小偷》……电影:《父与子》《二子开店》《父子老爷车》……可在2000年,他突然离开大众视野。为了一份事业,深耕20余年。而最近,陈佩斯突然出山了,参加了一个访谈节目,他有什么话必须要说?但,观众反馈两极分化。有人听了他的话,叹为观止。有的人听了云里雾里,破口大骂。他究竟讲了什么,竟惹来众怒?一代喜剧大师翻车了?今天,派爷就把那些“丑态百出的言论”,掰开揉碎了展开讲讲。《圆桌派 第五季》陈佩斯来《圆桌派》,想分享的是自己的喜剧观。派爷实在没想到,这遭到了很多网友的抵触。概括一下,不满原因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陈佩斯聊的东西没用。二、陈佩斯的格局太小了。三、陈佩斯太假了,换人!还有些人身攻击的话,派爷就不放了。先表态吧。派爷觉得,这些声音幼稚且肤浅,他们太自以为是,曲解甚至侮辱了陈佩斯这样一个传道者。没错,传道者。为什么这么评价?派爷先卖个关子。先说最重要的信息——陈佩斯到底说了什么。派爷概括一下,陈佩斯讲述的东西全都围绕着两个字而来:技术。比如,喜剧来源于什么?自我伤害翻译一下就是,演员想做喜剧,必须要矮化自己、丑化自己,给观众一种优越感,于是笑声就来了。这是喜剧的原理,陈佩斯一直奉行。就比如《吃面条》。故事背景,80年代,人们连温饱问题都没解决。陈佩斯一出场就是傻小二形象,帮别人排戏纯粹是为了自己出名。再加上早上没吃饭,就想贪点小便宜。一开始吃面是偷偷的,像个窃贼,总共两句台词,怎么都记不住。随后,戏没演好,一桶面条逐渐下了肚,小二撑得是蹲不下去、站不起身。陈佩斯塑造这个人物,就两个要点:傻,痛苦,而且程度不断升级。观众“俯瞰”这样一个丑角,笑得前仰后合。能叫原理的东西,一定是规律,用得对了一定会奏效。即便换了形式。电影,有《西虹市首富》的“卧龙凤雏”梗。脱口秀,有最近很火的脱口秀演员,徐志胜。他拿自己的颜值开涮,屡试不爽。导演就我这个长相你让我卖面卖馍都行但卖面膜是不是太危险了呀把自己的姿态放得越低,观众的笑声就会越大。所以,说陈佩斯讲的东西没用?纯熟扯淡。陈佩斯对于技术的讨论还不止是这些。比如“技术”的正确使用方法。还有些观点就有冒犯性了。陈佩斯瞧不上很多喜剧爆款电影,原因很简单,那些作品在堆叠笑料。他真正推崇的,是诸如《张协状元》这样的“结构喜剧”。现在最受欢迎的喜剧电影,远远不如几百年前(南宋)古人的作品,耸人听闻?那就要了解,什么是结构喜剧。若以电影举例,派爷想到的是《你逃我也逃》《虎口脱险》。简单说就是,这样的喜剧作品,笑料自然,且可以随着情节的进展,三翻四抖,最终构筑起故事的高楼大厦。而现在的喜剧爆款的,笑料和情节往往是割裂的,生硬、拼凑,就像在串糖葫芦。例子太多,派爷就不点名批评了。这就惹来许多网友的骂声,要问缘由就是——“观众笑了不就好了。”“陈佩斯管得太宽,格局太小,儿孙自有儿孙福。”格局小?这是派爷最想反对的一点。陈佩斯为何会躲开聚光灯、躲开流量,而是一门心思研究技术,探索喜剧本质?他有忧患意识。他从历史角度来看文明。文明曾被戕害,好多次几乎断了根,后来侥幸死灰复燃。而他,自觉自愿地举起了文明的火把,尽力传承下去。陈佩斯做了什么?研究喜剧本体,研究笑的起源与意义。让年轻人学到做喜剧的技术和知识,让后进者有饭吃,让文明薪火相传。这就是派爷前面所说的,陈佩斯在用心做一个“传道者”。他有这种体悟的原因是,在80年代,他与朱时茂苦心竭力研究小品该怎么搞,笑料该怎么做。殚精竭虑,才有了从0到1。而一查历史才发现,这些技术原理,一千多年前就有古人总结过如果延续下来,他们就不必再费那么大劲。没人去仔仔细细地研究它“没人搞?我来!”这是他的心路写照。2000年后,他远离影视市场,一头扎进话剧行业,有了《托儿》《阿斗》《阳台》《戏台》三部曲……《阳台》更是被上海戏剧学院选为教学案例。另一方面。他苦心钻研喜剧理论,创办大道喜剧院,为的就是传承手艺。我怕这个东西传不下去如今的陈佩斯,看任何问题,都带着技术意识。举个比较落地的例子。《爸爸去哪儿》。按照常理说,这应该是文化人、知识分子不稀得提及的节目。陈佩斯则不然。他说,他跟老婆孩子全家人围着看,跟着傻乐。他看的是什么?不只是父子之间的互动。而是这个节目的情境,真人秀是假的,制作者知道,大人们知道,但,孩子们不知道。参与者的认知存在着错位。于是,喜剧的一个根本条件就出来了。这节目一开始就是个天然的喜剧。作为喜剧人我觉得这是成功的必须得从理论上去支持他们在节目中,同样如此。有一种说法是:“艺术起源于巫。”在陈佩斯看来,种种祭祀活动是在给神演喜剧。诸如踩高跷、丑婆子、傩戏、画脸……这些仪式都都和创作笑声有关,其作用是“酬神娱人”而这些喜剧形态都可以借用,成为创作的灵感和源泉。陈佩斯抓取了历史长河里、民俗传统里的养分,吸收、运用。说他格局小,派爷绝不同意。当然,陈佩斯在《圆桌派》里的表现不是尽善尽美的。他的问题在于,不善于多人聊天的形式。很多时候,他是沉默的。别人抛出一个话题,他有时反应慢,有时还接不住,需要马未都这样的老炮儿热场。从节目效果看,陈佩斯这些问题算是短板。但,那第三种声音,派爷依然还是要反对。陈佩斯这样的人,不该被“请下去”,更不该消失于大众的视野。看节目Slogan:“言值,就是生产力。”陈佩斯分享了什么?——更接近于喜剧本质的研究或感悟,独特的观察角度。比如,笑和进化有关观察1:人在笑之前会快速吸气、屏气,这是水中哺乳动物才有的动作。观察2:前仰后合那种笑,这种动作是痛苦的挣扎,却是以快乐的方式表现出来。从人类学和进化学的角度看待笑容。笑,不是人类先天获得的。笑,也不是观众本来就能享受的。他的这些认识,真的有用吗?说起来,年轻的观众可能不信。陈佩斯在节目中分享,他在80年代巡回演出时,很多农村的观众是不会笑的。因为生活太过贫困,他们丧失了笑的能力。而在文艺创作上,笑也是不雅的,被鄙夷的84年的《吃面条》现在早已被公认为难以逾越的经典,可本子在送审时,几次被打回来。原因很可笑:好笑是好笑,但就是不高级,能不能在结尾提升一下格调?当时,这个节目竟无人敢拍板。总导演黄一鹤一人力保,才有了小品的开山之作。再看看观众们的反应。那个年代,人们物质生活匮乏。笑声,成了对痛苦生活的对抗方式。陈佩斯非常看重笑,他说“笑是人与人之间的柔化剂”。一个社会是否安定,人际关系是否和谐,看看人们脸上是否挂着笑容便可知晓。发现没?陈佩斯对于笑的体悟,有技术理论之深度,有兼收并蓄之广度,有人文关怀之高度。再回看那些谩骂声。其本质是什么呢?对知识的抗拒。派爷看到一种观点,《圆桌派》就该多请王晶那样的嘉宾,能聊,有料。王晶是怎样的人?永远一副“我就是商人,爱钱”的低姿态。因为坦率,所以受欢迎。以及,他在分享时,着重的是经验。比如同样讲喜剧,他只有概括的语句:“笑就是推翻规范。”他还会聊到周星驰为什么不演戏了。一个人到了某一个年龄面对不了自己(龇牙咧嘴)再比如,他断言大陆好的喜剧演员只有沈腾。但沈腾也演不动喜剧了。所以他要参与《飞驰人生》,进入一个父亲角色,面对死亡。这些观察当然是准确的,但不够系统深入。而观众听这些内容,如同听些八卦,当然也是满足的。在派爷看来。王晶和陈佩斯代表了这个时代创作者的两面——一面,拥抱世俗,以商人的思维经营一切。就算是最普通的聊天,他都能精准打击。另一面,背对大众,以传道者的身份传递文明火光。派爷觉得,这两类人,我们都需要。而更值得珍视的,一定是远离我们视野、默默作出贡献的陈佩斯们。很有意思,节目中放了一段陈佩斯讲课的视频。课堂上,不少学生呵气连天。曲高,自然和寡。那些呵欠让派爷想起了那些弹幕:陈佩斯太无聊了,下去吧。那,不妨换个角度思考问题。当有人抱怨技术型的陈佩斯枯燥乏味时,他为何依然苦苦坚持走着这条窄路呢?而这,也是派爷反对那些谩骂声的根本原因。对知识,对技术,我们理应心存敬畏。对艺术家,我们理应以学习的心态,给予足够的尊重。唯有如此。古今文明方可相通。文明薪火方可传递。

相关电影
  • 阳台

    阳台

    7.5

    主演:夏洛特·布鲁蒙特,西蒙·米考克,Umit Ulgen

  • 相关影人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