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电影 > 资讯正文

​终于暴露了,漫改电影的本质问题

虹膜
 1074 次阅读

西帕克


 马丁·斯科塞斯说漫威电影是游乐场电影,是有些偏颇的结论,但也抓住了这个系列的一些顽疾。当越来越多相似的英雄,面对相似的反派,做着相似的心理斗争时,我们又怎能不同意,当代的漫改电影已经陷入了一个自己给自己挖的巨坑之中,即如游乐设施一样,只有感官刺激,做无休止无意义的重复循环,而《毒液2》就是这样一部电影。《毒液2》(2021)它可以在一整部电影中,塞满当下的流行元素,但同时,又在不断重复自我,将太多的陈词滥调一再重复。经过90分钟的卖腐、恶心特效和违背常理的大战之后,你无法判断这部续集相较第一集到底有什么样的推进。剧情设定和人物曲线不断回到原点,一切剧情发展都在可预料之内,没有惊喜,没有突破,甚至没有什么可供回味的设计,看了好似没看。 2018年由腾讯和索尼合拍,鲁本·弗莱斯彻导演的《毒液1》,便是一个精密算计的产品型电影。颇具人气的演技派巨星汤姆·哈迪一人分饰艾迪和「毒液」两角。借用索尼拥有版权的蜘蛛侠中反派的大IP,拍摄的一部非官方的漫威电影宇宙作品。虽是以重口味和血腥著称的「反英雄」主角,但却并非《死侍》那样充满黄段子和血腥镜头的R级电影,而是出于辐射更大市场的考虑,成为几乎所有观众都可以观看的PG-13分级。借着漫改电影的热潮,拿下全球8.5亿美元票房,可谓当年最成功的作品之一。 《毒液1》(2018)事实上,《毒液1》的成功在于导演弗莱斯彻对于类型电影和漫改电影规律的拿捏,将贾德·阿帕图和赛斯·罗根式的「哥们喜剧」放到了一个人和一个寄生怪物的身上。毒液既是帮艾迪泡妞的损友,亦是艾迪内心里那个别人听不到的声音,是艾迪的另一重人格,这也是汤姆·哈迪一人包办了这两个主要角色(出演和配音)的最重要原因。毒液代表着艾迪最生理也最基础的需求,即对生存的欲望(食欲)和对女主角安妮认可的渴求,或者说是「小饿」。而《毒液1》的反派是代表着科学、野心和控制欲的企业家和科学家精英,妄图用自己的意志改造世界,即更庞大的「大饿」。让毒液和暴乱的最终决斗,也有了某种反对吃人体制和富人精英阶级的象征意味。 《毒液1》(2018)第二集导演换成了靠动作捕捉技术红遍业内的安迪·瑟金斯,主演汤姆·哈迪也参与编剧,但在总体剧情处理和视觉设计上却没有任何进步。安迪所面对的问题和矛盾,依然如旧,经历了几年的时间,他依然没有学会真正和毒液共存,二人还是会就吃什么和谁主导的问题产生口角,这也是电影前半段最大的矛盾冲突。艾迪和毒液仿佛情侣吵架一般散伙又和好,相似的桥段在第一集亦多次出现。 在经历了第一集,毒液借着一个吻在安妮和艾迪身上传递的浪漫表达之后。第二集中,两人的爱情并没有任何推进,似乎即便有毒液的帮助,他依然无法赢得女神的心。两人最重要的对手戏,则和第一集的高潮部分极其类似,艾迪向着附身在安妮身上的毒液道歉,实际上他也是在向他的挚爱安妮道歉。 此外,关于毒液艾迪共生关系,毒液是寄宿者内心的外化等表达,也和第一集并无区别。瑟金斯将这些桥段在第二集中再次回溯,但却只是简单重复,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改变与升级,最终做到的也仅仅是第一集打折后的效果。 在离开艾迪后,瑟金斯给毒液安排了一次象征性的出柜,在一个「骄傲」派对上,穿着五颜六色的彩灯的他,发表宣言,「从艾迪的柜子里出来」。但也很快点到为止,又回到保守的轨道,虽然电影遵从了两人从误解到离开再到和解的轨迹,也弱化了安妮作为女主角存在的必要性,但毒液并不会成为影史上第一个出柜的反英雄,汤老师也难以真正自攻自受,而仅仅是一个专供腐女和CP粉的擦边球。 真正的爱情戏份被放在了伍迪·哈里森饰演的克莱图斯和耐奥米·哈里斯饰演的「尖叫」身上,电影的开场便是90年代的少年克莱图斯和少女尖叫在感化院时相依为命(虽然没人相信九十年代的哈里森会是这幅小鲜肉的样貌),几乎表明了他们才是这一集男女主角的态度。 克莱图斯在执行死刑前,吸入了艾迪被毒液感染的血液,和新的反派「屠杀」达成了共生关系,而他越狱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找爱人结婚。这两人仿佛是直接从哈里森的成名作《天生杀人狂》中走出的亡命鸳鸯,但相较于哈里斯在旧作中塑造的宣扬纯粹自由解放的反消费主义革命偶像,克莱图斯则更像一个只爱炫耀自己悲惨过往的不成熟的孩子。只能说这个角色,也只是对经典的简单致敬,瑟金斯加入了大量对连环杀手俗套的刻板映像,从头到尾,并没有让角色找到属于自己的灵魂。与上一集中可谓工整有一套自己价值观的精英反派德雷克相比,克莱图斯的塑造已十分潦草。 相较于人类反派的有限创新,怪物的设计则显然是另一种偷懒和重复。红色的屠杀和上一集中蓝色的憎恶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毒液的异色版本,其能力、战斗力和视觉形态都和毒液如出一辙。即便在这一集中,屠杀多次将毒液称作自己的父亲,但事实上我们却根本看不出这个角色到底有什么独立的思想,也看不出他所谓「弑父」的逻辑何在,只能将他看做是毒液分离出的纯粹欲望不受限制的本我,展示的其实是毒液如果没有遇到艾迪的另一种可能的生活。 事实上,成功的漫改续集如《黑暗骑士》或者《美国队长2》都做到了类型上的创新和角色的推进,而《毒液2》显然不在此列,它的观感没有超越第一集,角色也没有任何推进,经历了又一个90分钟,我们并没有更了解艾迪或毒液中的任何一个。 作为索尼蜘蛛侠宇宙的另一种尝试,第一集算是开了个好头。但受制于本身只是一个小小的子IP,不能对正主《蜘蛛侠》喧宾夺主,《毒液2》选择了保守坚持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谨慎面对任何创新。它不去引入其他风格的漫画角色,不敢原创一丝一毫,不去深化角色的内心矛盾,也不愿对第一集的喜剧风格有一丝丝背离。最终给出的也仅仅是第一集的一次小小番外。 好在,这部电影足够直来直去,把已有的元素塞满了不长的片长,我们还没来得及厌倦,就已经结束了。主创们轻轻松松完成任务,换得了过得去的票房(目前全球收获4亿美元,且尚未登录国内院线),让电影可以在几个月后成为流媒体上足够吸引人点击的节目,这其实已成了当下好莱坞商业片主流做法。从这个角度看,疫情时代,漫改电影疲软,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最后的彩蛋里,毒液终于如愿以偿,穿越到了漫威电影宇宙。但正如它对蜘蛛侠舔屏的态度一样,它的潜力已到此为止。没有更大的野心,即便在漫改片的游乐场中,也只能作为整个宇宙的一碟小菜罢了。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