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觉远: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出家人只要心中有佛......
  • 觉远:打死个蚊子都算犯杀戒,我杀父之仇还能报吗?
  • 方丈:笑什么?有什么好笑?作为僧人,应该无嗔无憎。
  • 师父:善心劝不了恶魔。
  • 觉远:师父,我做和尚三个月了,天天不是跳水、砍柴,就在这儿蹬脚,你什么时候教我少林功夫? 师父:你才三个月,你瞧师兄们,头冒烟,脚陷坑,这种金刚捣锥的功力,非三、五年苦练不为功。 觉远:什么?这样蹬脚,要三、五年? 师父:记住,要练武,不怕苦。
  • 觉远:贪吃、贪睡、不干活,不可教也。
  • 方丈:往昔所造诸恶业,皆因无始贪嗔痴。 侯杰:从身语意之所生,今对佛前求忏悔。 方丈:邪来烦恼至,正来烦恼除。邪正俱不用,清净至无余。先懂得放下一切,则一切不住,才懂得面对。从今日起,皈依自性三宝。佛者觉也,法者正也,僧者净也,以后,你的法号就叫净觉,阿弥陀佛。
  • 觉远:尽形寿不杀生,如今能持否?
  • 觉远:愿断一切恶,愿修一切善,誓渡一切众生!
  • 师父:没吃三天素,就想上西天,天下没那么容易的事。
  • 方丈:但无事于心,无心于事,则虚而灵,空而妙,慌乱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