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瑟·比舍普:我一辈子杀过很多人,我会让你活下去。
  • 情报员:我在巴西找你五个月了,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啊。 亚瑟·比舍普:我不会说英语。 情报员:你的口音很明显。 亚瑟·比舍普: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情报员:我相信你懂得。
  • 亚瑟·比舍普:我要打个电话。 情报员:你在做什么? 亚瑟·比舍普:告诉你老板,他妈的滚蛋。
  • 打手:趴下,趴下,别看我。
  • 梅:毕绍普。 亚瑟·比舍普:你好梅。 梅:你变样了。 亚瑟·比舍普:老了。 梅:不只是老了。
  • 亚瑟·比舍普:这里有人吗? 梅:没人,潜水季结束了,走吧。房间给你准备好了。旅途怎么样? 亚瑟·比舍普:还不错。
  • 亚瑟·比舍普:什么都没变。 梅:好好休息吧。
  • 情报员:我的老板想让你帮个忙。她想三个人死,死的要像意外,我想这是你的特长,江湖上都知道你消失了,我的老板会通知对你感兴趣的黑白两道,也就是说你在这里的生活很快就要结束了,或者你接受任务之后再远匿他乡。
  • 亚瑟·比舍普:在他们找到我之前我必须先找到他,然后我就走。
  • 梅:你好,你想买什么? 吉娜:太好了你会说英语,我要一个急救箱,我在船上住。 梅:好的,都在这儿了。
  • 梅:毕绍普,那里有人吵架。 亚瑟·比舍普:混蛋。
  • 吉娜:弗兰克,放开我,求求你。 亚瑟·比舍普:别这样。 弗兰克:婊子。 亚瑟·比舍普:冷静。 弗兰克:你他妈的是谁? 吉娜:求你救救我。 亚瑟·比舍普:冷静,明白吗。 吉娜:让我走,弗兰克。 亚瑟·比舍普:别这样。 弗兰克:操你妈的。
  • 梅:她来过这儿,她很勇敢,女人在这种情况下会被打死的。 比舍普:只是夫妻吵架,和我没有关系。 梅:你救过我,你就救救她吧,不然我去。 比舍普:好吧。
  • 比舍普:你带她上岸,我来搞定这里。 梅:好的。
  • 吉娜:发生什么事了? 比舍普:吉娜·索恩,美国人,你是第二个手机里有我照片的女人,第一个是克雷恩的手下,你有什么话说? 吉娜:你唯一说对的是我的名字。 比舍普:第一个女人是送信的,你呢?你来这里干什么? 吉娜:听着,克雷恩不是我的老板,这是真的,但是确实是他派我来的。 比舍普:他在哪儿? 吉娜:我不知道。 比舍普:你来这里干什么? 吉娜:他威胁我,我别无选择。 比舍普:好吧。
  • 比舍普:弗兰克是怎么回事? 吉娜:他是计划的一部分。 比舍普:他扮演坏人,我想办法逃离小岛,这只是个游戏,但是他喝醉了就袭击了我,克雷恩让我扮演受害者。 比舍普:为了让你接近我吗? 吉娜:是的,然后我给指定的号码打过去,让对方的手机响一下,之后我就不知道了。 比舍普:然后他们绑架我的新女友,是不是这样? 吉娜:什么? 比舍普:你没想过是这样吗? 吉娜:好吧,就算你爱上了我,克雷恩再利用我要挟你,但是为什么呢? 比舍普:为了让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
  • 比舍普:我会给他打电话,到时候让他们过来,我会杀了克雷恩。 吉娜:不,我不会帮你杀人。 比舍普:你真的相信克雷恩会放他敲诈勒索的人一条生路?
  • 梅:我的父亲是一位中医大夫,一位神医,比舍普是他的徒弟。 吉娜:他学过医?像他这样的人? 梅:我也这么想过,但是我父亲明白,只有那些受伤最重的才有最大的力量去救助别人。
  • 吉娜:我的最后一次任务后,我决定改变自己的生活,太多无辜的人在战火中死去,我们的工作并不能避免这些悲剧上演,事实上,当我到了金边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决定是对的,我觉得我必须做点事。
  • 比舍普:我真没想到有这么大的“惊喜”,克雷恩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吉娜:我去了一个反对贩卖柬埔寨人的难民营工作,几周前,我的一位同事被绑架了,两天后他们在我门前把她从卡车上扔了下来,她伤得很重,不到一小时就死了,克雷恩派了一个叫杰瑞米的混蛋,说难民营里反对他的人就是这个下场,包括孩子们在内,他们抓住了我的弱点,克雷恩以此要挟我,你也知道我别无选择,我必须按克雷恩说的做。
  • 吉娜:这是干什么的? 梅:夫妻要绑在一起。 吉娜:我们不是夫妻。 梅:可你们在沙滩上看起来像是夫妻。
  • 吉娜:想跳舞吗?我不想和你跳。 比舍普:你觉得我是个很差的舞者? 吉娜:是的,我觉得你是个非常差的舞者。
  • 吉娜:我只是想感谢你所做的一切。 比舍普:一切? 吉娜:也请你原谅我给你带来的麻烦,孩子们是我的一切,如果他们被贩卖、杀害,我不会原谅我自己。 比舍普:我明白。
  • 比舍普:我也是孤儿,被卖给了训练娃娃兵的黑帮,克雷恩也在那。 吉娜:发生什么事了? 比舍普:我逃走了,他没有,他受到了惩罚,很血腥的惩罚。 吉娜:所以他要找你。 比舍普:他要让我付出代价。
  • 比舍普:我想请你帮我保管这块表,直到我回来,这是父亲留给我的,他留给我的唯一记忆。 吉娜:我会好好爱护的。
  • 比舍普:看着我,我会好好帮你的,相信我。
  • 克雷恩:客人坐在炸弹上的话,就不需要保镖和手枪了。
  • 比舍普: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克雷恩:怎么?没有“他乡遇故知”的喜悦吗?多长时间了,12年了吧,我忘了,你一向是直来直往,我怎么找到你的,这是一个没有个人隐私的时代,尤其是面部识别技术的应用,卫星定位。 比舍普:我要送你一份大礼,让你全身而退的机会,放了那个女孩,我们各走各的。 克雷恩:我发现这么多年不见,你倒是越来越幽默了。
  • 克雷恩:我需要你,你是世界上最好的杀手。
  • 克雷恩:最后一个任务完成后,我们会告诉你去哪里找她。 比舍普:我知道你言必行行必果。 克雷恩:万能的上帝啊,并不是这样的,我有超强的求生本能,我知道我会成为你的目标,我也知道这对你来说不值一提,我希望此刻我们恪守承诺。
  • 克雷恩:监狱离海边有110公里,建在110米高的悬崖上,周围海域遍布鲨鱼,总而言之难以进入,且无法逃出,很难接近你的目标,他的手下几乎寸步不离,总之,进去就是最大的挑战。
  • 克雷恩:比舍普,别忘了,暗杀要看上去像是意外,如果你背后捅他一刀,没有人会救你出去,祝你好运。
  • 克里尔:你怎么知道他要杀我? 比舍普:直觉。 克里尔:但是我想知道的,你都没有告诉我。 比舍普:可能你没有好好听吧。 克里尔:你知道我是谁吗? 比舍普:克里尔,这里的大神。 克里尔:没错,等我出狱了,整个非洲都是我的地盘,到时候我可以给你一份工作。 比舍普:我已经有工作了。 克里尔:什么工作? 比舍普:杀你。
  • 克雷恩:比舍普和你说过这是谁的表吗? 吉娜:没有。 克雷恩:他父亲的,我从没有看他拿下来过,我一直以为没有人能打动亚瑟,直到我看见你戴着他的表,他会为你做任何事。
  • 克雷恩:在悉尼市中心的中心摩天大楼的第58层,是阿德里安·库克的顶楼套房,这是一位矿业大亨,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财富其实是建立在人口贩卖上的,组织未成年女孩卖淫,当然了他的保镖寸步不离,但这倒没什么,库克是一个既偏执又自我的人,比如说他的泳池是悬臂式的,墙和地面都是一米厚的混凝土,门都是15厘米厚的铬钢材质,相当于12块防弹钢板,再加上生物传感器和视网膜识别系统,苍蝇都飞不进去,这是一座天空之城。
  • 吉娜:比舍普,你的表停了,我认为这是一个预兆。 比舍普:该修一下了。 吉娜:不,仔细看好了。
  • 飞行员:你查找的船只已经离开了,这是一条大船。 比舍普:应该要跑远了,但是还在附近。 飞行员:反正你出钱,老板。
  • 比舍普:待在逆光处,他看不到你。
  • 克雷恩:你知道你的问题吗,比舍普?你太冲动了,我知道你会来,这是你的弱点,解决第三个目标,要不然我就杀了你的妞,带他下去,好好给他送行。
  • 克雷恩:比舍普,我警告你,如果再这么玩,交易就取消,你也别想再见到你的妞了。
  • 克雷恩:马克思·亚当斯,一位富得流油的美国军火商,瓦尔纳北部有保加利亚共产党建的一座纪念碑,亚当斯投了一大笔钱重建,正在安装一套复杂的安全系统,最复杂的部分,我们都不知道,潜艇藏在山脚下,亚当斯在潜艇上装备了洲际导弹,外人无法进出,很多想进去的人都死在了路上,所以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这是世界上最难渗透的地方,而且,克里尔和库克的死可能让亚当斯加强了防备,他怀疑所有人,所以你得快点了,你还有24小时。
  • 保镖:没有入侵者,亚当斯先生。 亚当斯:因为他正在安全屋里,就坐在我面前,笨蛋。
  • 比舍普:不错啊,尽管这一切都是你偷来的或者抢来的。 亚当斯:这是极权主义的象征,但还是令人叹为观止,就像恐龙的骨架一样。
  • 亚当斯:你是谁? 比舍普:我想和你聊聊。 亚当斯:你想聊什么? 比舍普:我想帮你避开一次暗杀。 亚当斯:克里尔,库克,都是你干的?我警告过这两个混蛋,说克雷恩早晚会对我们下手。 比舍普:克里尔是个军阀,也是非洲最大的军火商,库克通过他的矿业帝国控制了亚洲的军火交易,欧洲和整个南美都是你的地盘。 亚当斯:如果算上墨西哥的话,北美也是我的天下。 比舍普:这就没有克雷恩的事了,因此我想和你做笔交易。 亚当斯:我是商人,我喜欢谈有价值的生意。
  • 亚当斯:这些年来,他们给我起了很多外号,共产主义分子、社会主义分子、种族主义分子、法西斯分子,没有一个是我,反正,我绝对不是共产主义分子。
  • 比舍普:你喜欢他们的建筑艺术? 亚当斯:我相信公平竞争,我看见大卫和哥利亚的历史在越南重演,苏联入侵阿富汗,波斯尼亚的种族清洗,库尔德人的化学武器,我给弱小的一方提供弹弓,让另一方付出代价。 比舍普:有良知的军火商。
  • 比舍普:我们谈谈克雷恩,我们都想让他死。 亚当斯:问题是我们怎么才能解决掉他身边的军队? 比舍普:放长线,钓大鱼。 亚当斯:你有什么主意? 比舍普:他想得到你的军火、财产和你的尸体。 亚当斯:什么? 比舍普:你必须死。 亚当斯:你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花费太大。 比舍普:你有的是钱。
  • 亚当斯:真没想到,死是这么的爽。 比舍普:48小时之内不要露面,之后你就可以满血复活了。
  • 亚当斯:你给司机打电话,是要去吃晚饭吗?还是给妈妈打电话? 比舍普:我在给克雷恩打电话,看他上钩了没有。
  • 吉娜:你在干什么,比舍普? 比舍普:你必须要活下来。 吉娜:不,比舍普,和我一起走,求你了。
  • 克雷恩: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比舍普:我知道为什么,因为我逃出来了,而你没有,现在又回到了原点。 克雷恩:你太让我失望了,现在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比舍普:你没有机会了,你是第三个目标,这次不会再像是个意外了。
  • 克雷恩:你要死了,比舍普,你也许能逃出这艘船,但是在炸弹爆炸前,你游不了多远。 比舍普:谁说我要游走。
  • 保镖:比舍普失败了。 亚当斯:传奇死了。
  • 吉娜:亲爱的梅,我和孩子们回到了柬埔寨,净水过滤器运转良好,非常感谢你的慷慨相助,欢迎你方便的时候来看看,我相信你会喜欢这里的,比舍普也会喜欢的,希望能尽快见到你,爱你的吉娜。
  • Courier:Seems like the reports of your demise have been greatly exaggerated. My principal can make that known to certain interested parties, which means your new life here would rather end quickly. Or you can do the job and go back to being dead. What’s your pleasure, Senior Otto Santos? 女信使:看起来你的死亡报告完全是虚构的,我当事人能让所有感兴趣的人知道,那意味着你在这里的生活就要结束了,或者你能完成这项任务,然后回来过你的隐居生活,你的选择?桑托斯先生。 Arthur Bishop: Very good!Tell your principal to stay the fuck away. 亚瑟·比舍普:非常好,告诉你的当事人理我远点!
  • 服务生:乐意为您效劳。 亚瑟·毕肖普:谢谢。
  • 梅:最近是旅游旺季,但是你不用担心,没有人会来你的房间。
  • 亚瑟·毕索:告诉你那个主顾,死人可不好惹。
  • 吉娜:你这是干什么? 亚瑟·毕索:牵着我的手,让克兰的人看看,有人盯着我们。 吉娜:在哪儿? 亚瑟·毕索:橡皮艇上有两个人,远处海上。
  • 吉娜:那么你经常去参加婚礼吗? 亚瑟·毕索:我可没有这种爱好。 吉娜:我也没有。
  • 亚瑟·毕索:这个是要喝的吗? 梅:不,用手指蘸一下,然后在对方额头上点三下。运气就来了,好好玩。 吉娜:我确实需要运气。 亚瑟·毕索:好好玩。
  • 吉娜:你没擦干净,有点不好擦。 亚瑟·毕索:好,好,下次用你的鞋底擦吧。
  • 吉娜:我们怎么办? 亚瑟·毕索:我都想好了,补给船会从小岛背面偷偷过来,明天晚上,你,还有孩子们就都安全了,都安排好了。
  • 里奥:我要你帮我去干掉三个人,这是第一个,他叫克里尔,大屠杀元凶,是个军阀,还是非洲最高调的军火商,他被关押在马来西亚的卡达监狱,他坐牢之后,反倒是安全了,任何敌人都没办法接近他了。
  • 亚瑟·毕索:吉娜在哪儿? 里奥:杀了这三个人,亚瑟,我就把她还你,就算你不爱她,你至少欠她的,她是被你拉进这滩浑水里的。
  • 亚瑟·毕索:我怎么知道,你不会杀她? 里奥:你杀一个人,就跟她视频通话一次,杀完最后一个,我会告诉你,怎么找到她。
  • Krill:你是个好人,跟我们一起吃晚饭吧。 亚瑟·毕索:我不太喜欢你的手下。 Krill:那就不请他们了。
  • Krill:过来,过来,进来吧,朋友,这个破地方,每周有6起杀人案,23起持刀行凶,大多都是冲着我来的,你拦住的那家伙,以前是我手下,可能是我杀了他哥,他不高兴了,干我这一行,忠心的人实在是不好找啊,不错。
  • 里奥:你好,亚瑟,这一票,干得不错。 亚瑟·毕索:牢饭真难吃,我要跟吉娜说话。
  • 里奥:好了,真是太甜蜜了,亚瑟,你听到她的话了,动作可得快点儿了,这是你的下一个目标阿德里安·库克。
  • 吉娜:克兰让我告诉你,你要在36个小时内,干掉下一下目标,不然他们就干掉我。 亚瑟·毕索: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 Samantha:每套公寓都有300平方米的高档生活空间,这一套,能看到悉尼日落,具体信息手册里面全都有,你可以看看详细的平面图,而且整套公寓都贴了意大利产的瓷砖。
  • 亚瑟·毕索:你好,是港务局长办公室吗? 接线员:是的,你有什么事吗? 亚瑟·毕索:我的名字叫汤姆·席尔瓦,有个开着灰色游艇的混蛋蹭花了我的船,我记了他的船号,但是我走保险,得有船主信息。 接线员:好的,您说一下船号。 亚瑟·毕索:WRX-489-674-2239。 接线员:好的,请稍等一下,这艘船停在悉尼港7号码头,只有这么多信息。
  • 马克斯:总要有人为其买单。 亚瑟·毕索:你还是个有节操的军火贩子。
  • 亚瑟·毕索:说说克兰吧,我们都想让他死。 马克斯:问题是怎样才能干掉他,他身边可有一支军队。 亚瑟·毕索:我们给他设个诱饵,让克兰自己把手下都派出去。
  • 里奥:你这次玩得真大。 亚瑟·毕索:瓦尔纳北边有个码头,明天带吉娜去那儿。 里奥:我要先看到亚当斯的尸体。 亚瑟·毕索:他就埋在他最贵重的财产下面,就是那座潜艇基地。
  • 里奥:带人过去,找到亚当斯的尸体,封锁整个基地。 Jeremy:那么,毕索怎么办? 里奥:干掉。
  • 里奥:找到了吗? 杀手:没找到他,克兰先生。 里奥:提高警惕,毕索来了,我敢打赌。
  • 吉娜:怎么回事儿? 里奥:你的相好儿,来找死了,你就是诱饵,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