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牛:夹这么紧,感情一定很深了。
  • 牛牛:我觉得她压根就是喜欢你,如果她不是喜欢你,她肯定会喜欢我的,所以从现在开始,你的为人要有多讨厌就有多讨厌,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这样她就会转移喜欢我了。
  • 石一坚:染发的苯二胺,会影响我们发囊,也会影响我们的球球,杀精的。上次你抽到的那两个球球,有全国保修的那个,你的球球没保修的。
  • 石一坚:打麻将里面很多中国的哲学,要先学会输才能学的会赢。
  • 牛牛:王晶是最好的导演,我支持你拍到九十岁永远不减肥。我爱,我爱,我爱王晶。
  • 石一坚:你想拜我为师,我不会教你怎么去赢,我只会教你怎么做人。很多年轻人一坐下就想自摸一把一条龙,能吃牌就算运气好了。你想把把都能做大牌不大不做,分分钟全输光,其实打牌最重要的就是糊,屁糊都比不糊强,你再拉几把庄这屁糊都可以变大牌。
  • 石一坚:小心冻到鸡心,这鸡心一旦着凉,会塌的。
  • 洛子雯:其实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我好喜欢你这种类型的男人,好有安全感。 石一坚:你是女强人,肯定有很多人追你怎么会轮到我? 洛子雯:可是无论女强人有多强,都希望有个肩膀能够靠一下。 石一坚:我快到花甲了,姐姐。。 洛子雯:我也喜欢吃花甲,我满十八岁了。
  • 石一坚:以前是葡萄牙人的图书馆,我重新装修了变成我的家,还不错。
  • 高先生:坚哥,虽然我用钱收买了他,但是我跟你一样,对于这种出卖师父的人,我都看不起他。 石一坚:高先生,我倒挺看得起你,孝悌忠信,礼仪廉你都有,只是无耻。
  • 石一坚:其实那晚,你跟我讲你说,你有点喜欢我。 洛欣:我! 石一坚:不是,逗你玩呢。那天晚上你晕晕的就知道傻笑,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洛欣:那希望能再见到你。 石一坚:保重。 洛欣:保重。
  • 晒冷: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们三个喜欢专门对付坏人,被我们帮助的人都叫我们是侠盗。
  • 牛牛:不要以为我只会装腔作势花拳绣腿,我也是有实战经验的。
  • 晒冷:其实我没什么原则的,只有一件事我完全无法接受,就是别人搞我家人。
  • 老大:我就是喜欢他够二,你瞅这帮人,各个假迷三道的,就这货不一样,够仗义。
  • 晒冷:死鸭子嘴硬。
  • 晒冷:你妹的。
  • 晒冷:我去你大爷。
  • 奔驰:你傻了吗?人家明明有枪,你就忍忍吧。 牛牛:他打掉我一颗牙齿。 晒冷:你哪颗牙齿那么大啊? 牛牛:我没长出来的智慧齿,我很欢喜它的。
  • 牛牛:你别看我弟弟是一个帅哥,其实他是一个弱智。你别盯着他看啊,盯着他看他打你!不过你可以看我,因为我妈从小就夸我,虽然我个子矮,但是长得帅。 阿彩:对不起,你妈是在骗你啦。
  • 牛牛:你说得这个坚哥这么厉害,为什么不请你去拉斯维加斯,会来了澳门呢? 奔驰:我奔驰这么容易请到吗?我这个人是很高傲的。先去看看车到了没有。 牛牛:解释得很牵强啊。 小冷:他坐高铁脚都哆嗦,要让他坐飞机,我怕他尿裤子。 牛牛:你这么说就合理了。
  • 奔驰:你俩真没见过哥斯拉撒尿,今晚跟我去澳门涨涨见识。 牛牛:澳门有哥斯拉撒尿? 小冷:你不知道吗? 牛牛:那一定很夸张,哥斯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