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电影 > 人生大事
人生大事海报封面图

人生大事

LIGHTING UP THE STARS
剧情 / 家庭
2022-06-24 18:00中国大陆上映 / 112分钟
看过看过
logo猫眼购票评分
向右箭头
9.4
641,630 人评
starstarstarstarstar
starstarstarstarstar
starstarstarstarstar
starstarstarstarstar
starstarstarstarstar
reputation
TOP1
2022年7月中国大陆票房榜
简介

殡葬师莫三妹(朱一龙 饰)在刑满释放不久后的一次出殡中,遇到了孤儿武小文(杨恩又 饰),小文的出现,意外地改变了莫三妹对职业和生活的态度。

视频推荐全部arrow-right
  • avatar
  • avatar
  • avatar
  • avatar
  • avatar
  • avatar
  • avatar
  • avatar
  • avatar
  • avatar
短评
avatar
avatar
avatar
讨论
长评
avatar
醉月夜朦胧level-icon
9
《人生大事》: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当电影《人生大事》的片名出现在片头的时候,首先吸引我的是影片的英译名Lighting Up the Stars,没有采用传统的直译,而是通过一种更为诗意更有意境的方式,传达出了本片的深刻主题。当观众看完整部影片之后,也一定会更加理解“星星”的内涵。 对于平常人来说,生命的诞生与终结是一生之中无与伦比的大事件,但对于殡葬业人士来说,则是无比寻常的工作日常。影片一开头,似有无数精力无处发泄的武小文(杨恩又饰)和怎么叫都叫不醒的外婆,就这样站在了生与死的两端。灵车开了过来,安静的家里也变得闹哄哄的,但并没有一个人能给小文一个值得信服的答案:外婆去哪里了? 小小年纪的孩子嗓门最大,小文对殡葬师莫三妹(朱一龙饰)一次又一次的大声质问,其实也在不断地叩问着我们的心房:谁能给死亡下一个公正的定义呢?活着的人有资格向他人解释死亡吗?正因此人这一生从生到死是一条单行道,死亡这件事也就显得格外“不可说”。不过,天真纯粹的武小文在无意之中,已经将这一层薄薄的窗户纸大胆地捅破了,并且堂而皇之地宣告所有人:我们不仅不应该避讳死亡这件事,还应该不断地反复地去说它。 面包放久了会发霉,人的情感如果一直埋藏在内心最深处不肯说出来,最终也会凝结成一道不可触碰无法愈合的伤疤。当影院中的我们为银幕上发生的一切流下眼泪的时候,不仅是因为死亡是一件事让人感到悲痛的事情,也因为小文用“真”将这份悲情恰如其分地传递了出来。在有星星的晚上,小文会从上铺爬出来跑到屋外,开启智能手表的语音留言功能,一遍又一遍地听外婆之前发给她的讯息,天阶夜色凉如水,一边听一边止不住地掉眼泪。这是一个充满童稚之气的行为,但也是一个分外勇敢的行为,因为她做到了很多大人都无法做到的事情:直面死亡。 当小文像小哪吒一样顽强地想要找出外婆下落的时候,失去耐性的莫三妹指着大烟囱对她说,人死了之后就变成烟到天上去了。可后来看着小文可怜巴巴的样子,又忍不住加了一句,烟飞到天上就变成星星了嘛。烟是脆弱易散不留痕迹的,星星虽然不会说话,但是每当夜幕降临就会如约出现,一闪一闪。“天上的每一颗星星,都是爱过我们的人。”每一次仰望星空的姿势,其实都是一种表达思念的方式。 在疫情纠缠反复的当下,《人生大事》的上映显得更具别样的深刻意义,与其说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让人掉眼泪的故事,不如说是给所有人的一次死亡教育。缀满繁星的夜空用无声的话语告诉每一个人,死亡并不残酷也并不可怕,恰恰相反,它留给生者更多的希望,告诉生者要好好地活下去。
comment3
avatar
陈小北level-icon
9
《人生大事》:朱一龙的代表作,暑期档的“摆渡人”“人生两样苦,生离和死别。” 这是电影《人生大事》中的老一辈殡葬师老莫,站在生命的终点线前,发出的感叹。 关于生死,随着年龄的增长,这几年我开始有了深刻的体验——王朔曾经在怀念挚友梁左的时候说到:“有一段时间,我产生了极大的恐慌,先是梁左死了,接着是我哥,然后是我爸,俩礼拜死一人。曾经你觉得生活是永恒的、遥遥无期的,但现在死亡就在眼前,下礼拜不知道是谁。” 在经历了连续几轮至亲好友的离别之后,我才真正体会到了王朔口中的“恐慌”,这样的死亡教育,来得突然而真切。 所以在走进影院之前,我一直认为《人生大事》会是一部以人生终点解构生死的,类似《入殓师》的死亡教育“最后一课”。 而当朱一龙饰演的“三哥”披着花衬衫、穿着大裤衩、脖子上挂着链子、脚上趿拉着拖鞋出场时,我才立刻意识到,这部影片可能会给我带来许多意外。 第一个意外是殡葬师作为“灵魂摆渡人”,印象中往往庄重、老成、少言寡语。但“三哥”一出场就脱衣服,活灵活现的一个刚从大牢里出来的社会混混形象,跟“摆渡人”是如何也扯不上关系的。 三哥的“团队”也很有冲击力——小偷出身的搭档、被亲人遗弃的哪吒造型小女孩……看到这里,《入殓师》的预期已经一扫而光,我的脑海里反而浮现出了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 公平地讲,《人生大事》的情感戏,是可以与是枝裕和掰掰手腕的,“殡葬团队”几场感情冲突的戏份都让人狠狠地揪心。 比如三哥曾心爱的女人熙熙,趴在她婚后不久意外身亡的老公棺材上哭。三哥就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她,满眼都是怨憎与释然交会的复杂情绪。 他曾为熙熙和棺材里的六哥打架,并因此而入狱。本以为自己保护爱人的行为充满了男子气概,出狱时却发现熙熙已经与六哥在一起,自己成为了那个局外人。 另一场情绪高点的戏发生在三哥和“哪吒女孩”小文之间——小文把亲手画的一幅画递给三哥,画中的摆渡人像一位超级英雄,他背后的夜空中,闪烁着无数承载着思念的星星,而他,就是小文心中,那个“种星星的人”。 看到这幅画的三哥痛哭流涕,在那一刻,他心中所有的倒刺和荆棘似乎都被面前的这个孩子熨平,在她的怀抱里,三哥似乎才是那个突然长大的孩子。 可以说,三哥这个“灵魂摆渡人”,角色的复杂程度,与描写人物细腻而著称的是枝裕和的笔下人物相比,毫不逊色。而演员朱一龙,在处理上述这些情绪高潮的情节时,并非大张大合的爆发,而是通过情绪层次的递进,将观众“带”进人物当下的悲欢之中,从而增加了角色的内生张力。 毫无疑问,《人生大事》将成为朱一龙的电影代表作。 第二个意外则是,直到影片过半,我才发现虽然影片讲述的的确是“摆渡人”的故事,但三哥只是明面上的摆渡人,负责着殡葬过程中的迎来送往,而影片真正要讲述的,却是三哥“被摆渡”的故事。 这个暗线中的摆渡人,就是小女孩小文。 不同于《入殓师》,在《人生大事》中,死亡教育并非通过对人生终点的解构来完成的,而恰恰是通过一个新的闯入三哥一潭死水的生活中的生命——小文,来完成的。 三哥的日常所接触的那些吵闹的、喧嚣的、悲伤的“人生大事”,其实正是他绝望生活的折射,是对活着的人的巨大嘲讽。真正让他意识到“生”的意义的,不是这些“死别”,而是他和小文的“生离”。 是小文在夜里仰望着星空,听着外婆一条条的语音;是小文充满生命力的骄纵、任性、执拗,让三哥明白了“生”的意义,让他鼓足勇气与父亲合解,与活着的人合解。 这也成为《人生大事》这部影片最大的意外——它讲述了一个殡葬行业的故事,却每一个镜头都在告诉人们,“生”的意义。 就像王朔在那段恐慌岁月里想明白的道理:“人生的意义就在于我们活着的时候互相温暖。” 这是一部讲述死亡的电影,却满眼都是活着的珍贵。在今天这个“后疫情时代”,这样的情绪弥足珍贵,它会让我们想起多久没有见过面的亲人、多久没有关心过的朋友,在乏善可陈了太久的影院里,《人生大事》或许能够为我们扮演短短两个小时的“摆渡人”,载我们重新审视那些人间烟火,感悟生命的温度。
comment1
avatar
温翔level-icon
10
《人生大事》:朱一龙表演颠覆自我,深入人心文/温翔 看了《人生大事》很感动,整个故事烟火味十足,特别被朱一龙饰演的莫三妹给吸引。莫三妹经历很多坎坷,摆烂的他被一个小女孩戳中软肋,就像电影中的父亲说的那样,他终于有了“上心的事”。电影全方位呈现普通人的生活状态,挖掘出内心的真善美。 三年疫情看电影的机会不多,能够看到质量很高的电影更少,而《人生大事》就是一部品质优异的电影,其中涉及爱情、亲情和友情,底层小人物的故事很戳人心。朱一龙饰演的莫三妹继承父业从事殡葬业务,他可能也不会特别喜欢这个工作,所以不开心也是可以理解。整部电影莫三妹贯穿始终,是电影的核心人物,传达整部电影想要表述的价值观。 朱一龙扎进市井,演出痞子的柔情 朱一龙是个英俊帅气的演员,为了饰演莫三妹这个角色彻底颠覆外形,剃着平头穿着大裤衩和花衬衫,留着小胡须,抽着香烟,说着脏话,痞气十足,有种生人勿进的距离感。看过朱一龙很多影视作品,莫三妹与过往的角色没有任何区别。朱一龙的表演很投入,代入感很强,莫三妹的形象很立体。 细节设计给力,彰显演员实力 电影有好几场很感人肺腑的情节,小文被亲妈带走,先是喊三哥,后来喊爸爸,这个时候莫三妹的内心很纠结,因为才和小文建立父女情,想不到突然被亲妈阻断。朱一龙的内心戏很足,完全体现在眼神,整个眼神非常的复杂,既同情小文亲妈,又不舍自己对小文的依恋。 朱一龙穿着拖鞋追着载有小文的汽车奔跑,因为下雨,拖鞋一定很滑,朱一龙奔跑很卖力,看得出来他很不想小文难过。心想为什么朱一龙的拖鞋没有跑丢,质疑被消除拖鞋跑丢了。朱一龙停了下来,只有一只脚穿着拖鞋,这样表现的逻辑没有任何问题,也不会引起网友的歧义。光着一只脚,淋透了一身的雨,朱一龙的眼神很茫然也很忧伤。 莫三妹去找自己的父亲,想为前女友的丈夫整形,父子俩坐在椅子上表情一模一样,亲父子无疑。这些细节很多,都很传神,表现很细腻。 表演细腻,情感丰沛 和亲妈相处的小文还是离家出走,大家到处去寻找她,结果在家门口和小文重逢,小文喊着“三哥”,这个时候朱一龙再也不能矜持,拥抱了小文,眼睛噙满泪水,被这个情节整破防了,无法抑制泪流,演员的表演淋漓尽致。 朱一龙饰演的莫三妹,情感变化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和小文首先接触是陌生的,慢慢接触他们才滋生了感情。这一系列的变化观众能够感受到,导演在处理这些情绪,拿捏很到位,剪辑也很给力,整个表达很顺畅,没有让人有生硬的感觉。 形象改变巨大,很有视觉冲击力 看过朱一龙主演的《镇魂》《叛逆者》等,他的表演很投入,给人印象深刻。在《人生大事》中朱一龙不仅突破自我固有形象,接地气赋予莫三妹鲜活的个性。一些小细节的设计也是很棒,他舔烟的动作,和小演员的对手戏,都是情绪饱满到位,有角色独有的魅力,还有一口流利的武汉方言也是很加分。这部电影升级了朱一龙的演技,情节设计跌宕起伏,事件之间不重复,不会让人审美疲劳。 父亲对莫三妹说人生除了死没有大事,这是点题之处,也道出生命的箴言。升华了莫三妹对生命的尊重,也体现了入殓师这个职业的崇高。 朱一龙很拼,饰演这个角色不容易,一定做了很多功课,被他的表演折服,能够看到演员为塑造角色所表现出来的专业和敬业精神。
comment0
电影原声
2首
人生大事
赵照
票房
票房详情arrow-right
24,101
首周票房(万)
171,248
累计票房(万)

影视行业信息《免责声明》I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1890